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魏晉風雲-漢人再起:冉閔】 史前文話 魏晉風雲 1758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1-9-27 09:51
25.jpg


自永嘉之亂始,中國的北方,為匈奴肆虐。
匈奴逐漸驅逐晉室勢力,但本身也內亂不休。

從前漢到前趙,再到後趙,北方局勢漸趨統一。
此時,已經過了三十年。

再過十年,北方霸主石虎過世,風雲再起,群雄割據。
而造成這場亂局的主角,卻在北方諸胡之間,建立起了漢人政權。

他的名字是冉閔。
不過他人生中更多的時間,其實叫做「石閔」。

他的父親,在戰亂中被石虎收為養子,成為後趙石氏的宗室一員。

這並不是一個特別的情況。
後趙的開國君主石勒,本是羯人,只是西晉并州的一個小部族人。
更在流離失所的情況下,展開他爭霸天下的旅程。

期間除了找回族人,石勒也收了不少異族人,讓大家共姓「石」。
其實他自己也不姓石的。
就是一個「漢文化」招牌。

自曹魏以來,世家大族的力量牢不可破,石勒也是略懂略懂。
就是讓我們後來讀史很麻煩而已,一堆都同姓。

冉閔的父親,本名冉良,是魏郡內黃人。
很顯然,就是在石勒打到今天的河南當時的兗州,那時候撿來的小孩。

在石勒的命令下,十二歲的冉良成為了石虎的養子,改名石瞻。
幹嗎?看到孤兒就撿?

其先漢黎陽騎都督,累世牙門。勒破陳午,獲瞻,時年十二,命季龍子之。

牙門是防禦工事,簡單說,冉良的父親應該是當時的守將,要嘛深得民心,要嘛很是給了石勒一點苦頭吃。
後面的陳午不是地名,是人名,算是對面的主帥吧。

石瞻日漸長大,跟著石虎東征西討,驍猛多力,攻戰無前。
石瞻寇下邳,敗晉將軍劉長,遂寇蘭陵,又敗彭城內史劉續。」
「勒征徐、揚州兵,會石瞻于下邳。」
石瞻攻陷晉兗州刺史檀斌於鄒山,斌死之。」
石瞻攻河南太守王羨于邾,陷之。」
「晉彭城內史劉續復據蘭陵、石城,石瞻攻陷之。」

一路升上了將軍,也封了侯。
直到與劉曜決戰時,出現了這個記錄:「曜盡中外精銳水陸赴之,自衛關北濟。季龍懼,引師而退。追之,及于高候,大戰,敗之,斬其將軍石瞻

石瞻死了,但他的兒子石閔,仍頗有乃父之風。
石閔小字棘奴,據說大師佛圖澄曾說:「殿乎,殿乎!棘子成林,將壞人衣。

當時石勒認為是階梯的荊棘,但後人卻認為,說的便是石閔將會破壞石氏王朝。

石閔從小果斷靈敏,長大後身長八尺,不但勇力過人,更善謀策。
石虎的征途尚未結束,石閔也是一路殺將過去。

打過荊州,遠征遼東。

遼東這一場,後趙部隊敗給了慕容鮮卑。
只有石閔所領,絲毫無損。

自此,石閔威名大振。

然而,梁犢叛變時,石閔在先鋒麾下迎戰,卻一再被擊退。
直到姚弋仲等人率兵前來,才斬下梁犢。

這一切不過是傳說的開端。

不久,石虎過世,意欲奪帝位的石遵找來了石閔,表示希望一起進攻鄴城。
事成之後,願立石閔為繼承人。

都說石閔聰明,居然相信了這種話?

當時石遵還找了最有影響力的兩大將:姚弋仲跟苻洪。
剩下七個人,有四個姓石,兩個是親王。
別說照輪輪不到你,永嘉以來三十年,到底哪個繼承人順利坐穩帝位的,我也是沒見過。

其實石遵自己就看很開。

卻說石閔得了承諾,作為前鋒帶三千人攻入鄴城。
人數不多,但在他的「溫情喊話」之下,成功的拿下了主政外戚,假傳太后號令,讓石遵登基為帝。
這不用說得太細,基本上魏晉都演過了。

然而,石遵果然背棄承諾,任命了燕王石斌的兒子為皇太子。

石閔表面上沒有反應,私底下開始拉攏鄴城諸軍士,並邀請義陽王石鑒入京。
當時已有軍閥不滿石遵篡位,也紛紛開始躁動。

石閔奉命平亂,名正言順掌握軍事大權,遂再次攻入鄴城皇宮,殺石遵,奉石鑒。
這一次,姓石的全部都要跳起來了。

特別是在後趙故都「襄國」的石祗,連絡了原本軍權影響力跟石閔平齊的姚弋仲、苻洪二人,聲討石鑒。
但群雄各有算計,難以齊心,竟遭石閔擊退。

石閔打道回鄴,又聞宮中內亂,一怒之下大開殺戒。
接著下令,無心於政府的,愛去哪就去哪。
遂大開城禁。

這時出現了一個現象:漢人紛紛湧入城中,胡人則馬上打包逃命。

其實要說起來,這算是長期養成的民族文化跟價值觀。
戰亂將起,草原民族就是跑。農耕民族就是進城蹲守。

誰知石閔只是在測試,眼見胡人不可用,再下敕令:「鄴城周遭漢人,只要能提一顆胡人的頭來上繳,重重有賞!」
文官進位三等,武職直接升上牙門將。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一日之間,官府收到了數萬胡人首級。
民心可用,石閔接著帶兵殺出,不分貴賤男女老少,只要高鼻子大鬍子的,一律殺無赦。
這一場屠殺,足足死了二十多萬人。

如果只是這樣,「石閔屠胡」的威名,還不至於威震北方。

石閔接著發出檄文,要求後趙各地的軍閥比照辦理,來宣示對朝廷的效忠。
這才是事件的全貌。

而《晉書》表示:高鼻多鬚就是胡人嗎?只怕有半數都是冤死的。
同樣是首都殺戮部分,永嘉之亂,劉曜等殺進洛陽,燒殺擄掠,也不過就殺了三萬多人。
數字可信否?唯心而已。

有人被殺,也有人逃出。
有人響應,也有人震怒。

石閔的這一封「投名狀」,決定了北方接下來的走向。
胡人族長們,當然不會配合,二秦姚弋仲、苻洪,更因此而起。

河北混戰,於焉展開。

石閔手持兩刃矛,憑一千騎兵,再次擊退了來犯的七萬聯軍。
將軍武勇,是士氣的最佳良藥。

戰神之名,不脛而走。

但即便石閔智勇雙全,可終究分身乏術。
在內外交逼之下,石閔決定先安內再攘外:回京誅殺石鑒。
同時,將鄴城僅存的石氏,屠戮殆盡。

走到這地步,石閔也該自盡了吧。
沒錯,石閔沒了。
後趙也結束了。

取而代之的是大魏之建,與魏帝冉閔的誕生。

改回漢人姓,冉閔要展開新一輪的操作。
首先下詔大赦天下,但見過他兩段式屠胡計劃,哪個胡塗鬼會信他啊。

諸軍閥一律表示,沒門,叫冉閔去死吧。

襄國石祗更宣布,繼承後趙帝位,對抗冉魏。
並且發布後趙聖旨,開始對願意抵抗冉魏的軍閥們大封賞。

糟了個糕,不過冉閔是有智慧的。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冉閔隨即派遣使者造訪東晉,「我已經誅殺了禍亂中原的胡人,請派兵來一起消滅餘孽吧。」
你說東晉怎麼反應?

其實當冉閔在被包圍的時候,東晉的殷浩北伐就已經展開。
而後趙大將苻洪,也早就投誠東晉了。

整個南北聯軍的頭號目標,本就是冉魏與石趙。
東晉索性來個悶聲大發財。

也就在冉閔苦等不到東晉回音時,變故再起。
苻洪為老戰友麻秋鴆殺,而冉閔也下令誅殺跟自己出生入死多年的李農。

冉閔登上帝位之前,還一度推舉李農為帝。
按他一貫的套路,當時應該就有打算要除掉李農了。

同時被害的,還有李農的兒子,冉魏尚書令、侍中、中常侍等。
原則上是一個內亂罪在處理的可能性很高。

屋漏偏逢連夜雨,東晉決定回應了:打你個小人腳。
晉軍攻入合肥,擄掠而歸。
這條聯盟之路,算是給掐死了。

襄國石祗同時也配合出兵,不過諸葛亮早就幫我們詮釋過聯軍包圍網的真義。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

被打的那方,永遠不可能選擇兩頭燒,最多選擇棄保。
東晉拿了好處,石祗就吃了鱉。

而大王被刺的苻氏,則按照大王遺言,轉戰關中去了。

冉閔南面的壓力大減,發起二十萬大軍與北方聯軍再戰。
大勝而歸,俘虜十數萬。

高達三十幾萬的凱旋軍勢,比起石勒石虎時代,只怕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有了喘息空間,冉閔就在凱旋宴上拔擢漢士,當然啦,仍以儒士為重。
儒家的力量,將再一次支撐起北方帝國。

至少,冉閔是這麼希望的。
希望有一天儒家也會說:「微冉閔,吾披髮左衽矣。」

冉魏對北優勢盡現,但卻無法南下,更不斷失去南方領地。
對,東晉正在北伐。

而原本協助石祗南北包夾冉魏的老羌姚弋仲,也選擇了加入東晉陣營。
但東晉指揮官殷浩並不信任老羌。

就局勢,就「民族」,其實都不是什麼太意外的事。
當時投降東晉的後趙故將太多啦,殷浩根本就沒必要太過看重老羌。
更何況老羌不久便死,還不如想辦法奪他的兵馬更好,不是嗎?

冉閔越是努力要消滅石祗,內部的紛爭就越是激烈,而他也一概無視。
有趣的是,雖然他跟石虎一樣重用儒家,但內心深處卻更相信其他「高人」。

石虎重佛,冉閔親道。

冉閔就像呂布一樣,出生入死,軍心盡失。
這還真不容易,人家項羽什麼都失,就是不會失去支持他的子弟兵。

等到冉閔發現府庫窮了,領土失了,北方大亂了,沒人種田了,才怒殺道士。

就《晉書》的立場,你很難說他們認為北方大禍是匈奴該背鍋,還是冉閔比較黑一點。

冉閔與襄國的決戰,不像戰爭故事,更像冒險傳奇。
不過這篇幅已經太長,或許有機會再戲說吧。

最終,冉閔勝出。

啊我知道,就像官渡之戰,曹操消滅了袁氏家族,終於可以集中力量南征了。
不不,其實消滅了袁氏,曹操還必須跟烏丸分一個高下。

時過境遷,烏丸不再是遼地霸主。
冉閔面對的,是姑蘇慕容……好幾百年前的老祖宗。

困擾石虎多年的鮮卑慕容,趁著冉魏襄國大亂鬥,在燕王慕容俊的帶領下,已經吞下了幽州。

邊疆外族如何對付?曹操告訴我們,打一巴掌,再賞點糖吃,就會乖了。
可惜啊可惜,慕容要的糖,你冉閔給不起。

慕容俊的燕王名號,不是他自稱的。
是東晉給的。

說真的,要不我們是未來人,你完全可以看到在東晉的縱橫之策下,北伐幾乎要竟全功了啊。

已經是「王」級的慕容俊,更早已加入了魏襄之戰。
不為東晉,只為襄國石氏手上的玉璽。

拿到沒?沒拿到。
慕容俊立刻發兵攻打還沉浸在勝利中的冉閔。

冉魏將帥紛紛建議先避其鋒,召集大軍再戰。
但冉閔自恃天下無敵,衝出去就打了啊布布。

慕容軍對上這瘋子,竟是十戰十敗。

冉閔的武勇,絲毫不下當年陳安。
胯下硃龍馬,左手雙刃矛,右手鉤戟,殺得鮮卑騎兵毫無招架之力。

硃是紅色。
當真是人勝呂布,馬勝赤兔。

便當此時,就準備要領便當了。

真正意義上的「邊疆鐵騎」,終於出現在中國的戰場上。
你是不是以為「鐵騎」是像歐洲那種重裝騎兵?

那是後來的改良版。
現在是原始版:真正的鮮卑鐵騎,是「連環計」。

是傳說中金兵的拐子馬原形。
以鐵鎖連馬,簡善射鮮卑勇而無剛者五千,方陣而前。

任憑你冉閔英雄了得,這陣能衝嗎?

被鮮卑鐵鎖騎兵陣攔住,冉閔是老鼠拉龜,無從下手,吹什麼機動力啊。
眼看原本兵力就較多的慕容軍跟著圍攏上來,冉閔不敢戀戰,突圍東去。

鮮卑大軍追趕在後,但哪裡及得上小紅馬的腳力?
小紅馬跑發了性,一聲長嘶……

然後牠就死掉了。

冉閔當場被擒,送往慕容俊跟前。
慕容俊冷哼一聲:「你不過是奴僕下人,怎麼敢自稱天子啊。」

冉閔挺起胸膛:「天下大亂,你們這些人面獸心的蠻夷都敢篡逆了,我當世英雄,為何不能作帝王?」

當著和尚罵禿驢,和尚不會殺你。
指著鮮卑罵蠻夷禽獸?

冉閔,卒。

沒有人知道,冉閔活了幾歲。
這是什麼意思呢?意思是這個皇帝的朝廷,是空的。
留不下記錄。

原本冉閔應該就跟呂布一樣,只是個當世狂人,在荒煙蔓草中逝去。
但慕容俊最後承認了冉閔的地位。

因為斬殺冉閔後,行刑地點的整座山頭,包含山腳下方圓七里,草木皆枯。
緊接著,蝗蟲大起,雨季不雨,乾旱持續了半年以上。

慕二儀之德,繼三光之容」的慕容氏,自然要尊重一下漢家學者的意見。
把冉閔供起來祭祀鎮撫。

大概就是這樣了。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