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南北之世-燕歸來去兮】 史前文話 南北之世 541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1-10-28 10:41
45.jpg


五胡亂華時期,遼地的鮮卑慕容部進入中原,建立了大燕國。
後來覆滅於前秦苻堅之手。

然而,當苻堅敗戰於淝水之後,原本的燕國降將皇族,就紛紛掀起了叛亂。

一支以大燕皇帝的幼弟慕容沖為首,拚死命的攻打長安,勢要拿下苻堅,救回皇帝。
另一支則在河北自立門戶,與邊塞諸族展開爭霸。

這個河北梟雄的名字,叫做慕容垂。

早在燕秦開戰之前,慕容垂就已經投降前秦,為馬前卒帶領秦軍攻略故國。
所以這時候他志不在「復國」,也是合情合理的。

但革命永遠需要旗號。
就算同樣是匡扶漢室,魏蜀吳也各有巧妙不同。

一開始,慕容垂打的也是興復大燕。
更自立燕王。

但慕容沖等起兵之後,他的地位就不免有些尷尬了。

於是,慕容垂就給苻堅寫了一封信,表示自己其實受苻堅大恩,更領命北上平亂。
但駐紮鄴城的苻堅庶長子「苻丕」卻心懷不軌,想要讓阿垂去送死,進而自立為帝。

雖然我們現在知道都是臭蓋的,但其實前秦統治期間,一共有六個宗室公王意圖謀反。

這帽子扣在苻丕頭上,倒也是合情合理的。
我阿垂一片赤誠,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只好接受各部族的推舉,和陛下您的親人交戰啊。

說到底,慕容垂打的主意,就是要從苻堅手上得到正式的封官與命令,來佔領河北。

在長安被包圍的苻堅可沒有失智,回信客客氣氣的開頭,說自己當年是多麼信任你阿垂。
誰想得到,柳下惠也成了淫夫。
你都這麼老了,還想當老賊。

我唯一覺得可惜的,就是苻丕跟苻暉沒有打死你而已啊,少在那邊七七八八說一堆。

哇,搞不到大旗,慕容垂底下的人,就開始騷動了。
其中勢力最大的丁零族長,更偷偷與苻丕聯繫。

慕容垂雖及時識破,但一場內戰也是免不了的。
好不容易消滅了叛軍,鄴城苻丕也沒能趁機逃出,大燕皇帝過世的消息,就傳來了。

稱帝吧。
大家都這麼說,但慕容垂表示,阿沖已經在關中繼位了,我不能這麼作。

更糟糕的是,從淝水戰勝後持續向北進攻的晉軍,已經攻下青州了。
苻丕一不做二不休,連絡晉軍表示投降。

東晉北府兵大將劉牢之親自帶兵來救,大破慕容垂。
但當劉牢之繼續追擊,卻怎樣也鬥不過慕容垂。

晉軍,已疲。

逃出生天的慕容垂,準備返回遼東大本營,卻聽得高句麗入侵,遼東也失了大半。
叛亂叛得像他這麼慘的,也是不多了啦。

但是這裡有一個重要的關鍵,是跟中國邏輯迥異的。

照中國版本,像劉備兵敗如山倒之後,只能投靠劉表啦,孫權啦,來借兵據地翻盤。
可慕容垂不用。

從一開始他的叛亂,就是邊塞式的。
是丁零烏丸以及遼地鮮卑各部族奉他為盟主,跟前秦開戰。

慕容垂沒有辦法指揮所有的盟軍。
導致只能自己挨東晉的揍。

同樣的,當慕容垂連番大敗,他的盟友們其實都仍然擁有堅強的實力。

最前線的盟主被擊退,各部族的選擇,不是只有投降一條路。
為了自己的生存與利益,慕容垂聯盟各部,展開了反擊。

並且得勝。
然後,大家再次要求慕容垂登基為帝。

過去《史記》在描寫匈奴冒頓單于,甚至後續許多的草原霸主時,都強調他們的「霸主資質」。
停留在那個思路中,我們會很難明白南北朝即將開始的這個時候,為何拓跋珪跟慕容垂沒有最強大的武力跟領土,卻能得到邊塞各部的支持,成為共主。

最簡單的說法,其實就是「傀儡政權」。
這並不精準但容易理解得多:自匈奴劉淵起義,就是一個傀儡領袖了。

東漢是這樣的王朝,曹魏也是這樣的王朝,只有曹叡比較強勢。
西晉也是這樣的王朝:別以為司馬炎不是。

司馬炎是擅長權謀,跟功臣大族們的平衡關係很好。

甚至過去春秋以前的部落民主制,本質上也都是透過「大地主部族長的支持」,來選出共主。
傀儡領袖,可說是中國悠久傳統所演變出來的一個招術。

共主天子與世族卿大夫之間的權力遊戲,也沒有一刻消停。
皇帝佔了優勢,才會出現「好皇帝」。

明明東倒西歪,風中殘燭一樣的慕容垂,就這麼被拱成了後燕皇帝。
時間點上是很巧妙的。

除了慕容沖最早登基為帝,在慕容垂奔逃的期間,姚萇也殺掉了苻堅,自立為秦帝。
苻丕不能忍啊,脫離東晉,也自立為帝。

在慕容垂開張之前,北方已是三帝並立。
慕容沖跟姚萇直接對決,河北決戰自也不能避免。

理論上是這樣才對。

但更巧的是,幾天後,慕容沖遭到刺殺,西燕崩壞。
更邊塞的地區,一群人擁立了拓跋珪為盟主。

而慕容垂則是憑藉著詔書攻勢,瓦解了苻氏群小。
想必苻家人都很深明大義。

大義是正統嗎?是天命嗎?
又或者,是經濟力的流向。

慕容垂更靠著民族主義,感化了丁零霸雄翟遼。
喔,沒多久翟遼又反了。

與其說翟先生是個反覆小人,不如說所謂的民族主義只是個幌子。
誰能掌握勢,誰才能引領潮流。

慕容垂之所在,大勢之所在。

進略河南,山西,後燕的開疆拓土緊鑼密鼓而來。
但接觸到拓跋珪的大魏集團時,後燕卻遭到了阻礙。

敗戰的領軍,很不幸的是慕容垂的太子。
當太子的可不能退啊,燕魏之間陷入了膠著。

而慕容垂看這樣不是辦法,就決定親上前線。
結果卻突然生了重病,就此亡故。

太子阿寶順理成章繼承了大位。

老實說,後燕其實沒有必要跟北魏硬拚。
就地理而言,前一世的燕秦與代國,也是維持著同樣的姿態。

前燕則更注重與東晉爭地。
為什麼慕容氏非得跟拓跋氏一分高下呢?

就是因為他們兩個,都是邊塞盟主。
且支持他們的群眾,可能有很大部分的重疊。

原本雙方的關係相當友好,但北魏後來認可了西燕……
若照《魏書》的春秋筆法,雙方破裂始於慕容垂要求北魏提供名馬被拒啦。

不過更踏實點說,當後燕的河北勢力逐漸穩固下來,北魏其實就知道衝突不可避免。
納西燕以抗後燕,是一個非常合情合理的選擇。

但西燕這扶不起的阿斗,在山西決戰中敗退,北魏跟後燕的共主之爭,就勢在必行了。

然而,後燕的第二任皇帝慕容寶,也是個奇葩角色。
他曾經建議父親殺苻堅奪大位被拒,就是沒什麼仁義的描寫。

上位之後,阿寶頒布了一條命令。
遵垂遺令,校閱戶口,罷諸軍營分屬郡縣,定士族舊籍,明其官儀,而法峻政嚴,上下離德,百姓思亂者十室而九焉。」

在三國時代,世族等於地方軍閥的情況,在江東是比較明顯的。
而北方的五胡亂華展開,我們擇要說:後趙開啟了資金在世族,軍隊在政府的方式運作。所以後趙垮台,軍閥跟世族仍屬分離。
前燕則出現資金在世族,地方兵也在世族的情況--政府能動用的,只有自己的遼東兵,其他要看世族臉色。這就已經江東化了。

前秦統一北方,就對這些事情進行了整頓。

苻丕等人就是負責整頓前燕地區的。
大約運作了十年左右。

而從北方叛亂,苻丕沒兵又沒糧的應對來看,很顯然他的整頓是失敗的。
北方世族要錢,也要人。

而慕容後燕的歸來,則宣示了:他們還要政權。
為什麼要政權自己不當皇帝?小時候都覺得好難懂。

簡單說,所有產業的目標,就是一條龍。
來達到利潤最大化。

買通承辦官員,控制立法官員,掌握執法官員……
今天我們仍能看到無限多的故事在敘述這些過程。

甚至,操控元首。

這不是陰謀論,只是操控的方式不是那樣直接。
正所謂「每個成功的政治人物背後,都是一桶又一桶的政治獻金」。

所以莊子說,真正的君子,要自作自食。
當你的需求掌握在他人手裡,你就絕對有機會失去獨立自主的權利。

糟糕扯得太遠了。
「校閱戶口,罷諸軍營分屬郡縣,定士族舊籍,明其官儀。」

這些事情就是慕容寶在對付軍閥型世族的手段。
而後面的描述,表示失敗。

人家不是寫「法峻政嚴」嗎?
其實法律嚴不嚴苛,管理是否恰當,並無判斷標準。

但百姓不服,不從,大家都想要作亂則是事實。
我們把事情反過來看就可以了。

不願意配合戶口清查。
不願意脫離軍營接受郡縣管轄。
不願意回復過去的官爵領地。

最直接就可以看到:現在比較好。

接下來造成的實際層面影響,就是與北魏的戰爭兵敗如山倒了。

而整個五胡亂華不斷上演的「宗室不可信」,也再次發生了。
為什麼宗室不可信?道德淪喪?
或許有之,也或許,背後的金錢遊戲,左右著親兄弟都沒有情面講。

慕容寶遭到了刺殺,兩次。
啥?
喔,沒殺到啦。

但正是「事不過三」,第三次阿寶就死了。

不過,阿寶死前,慕容氏得到了一副圖讖。
「有德者昌,無德者亡。」
就此開啟了後燕的分裂。

最後,阿寶的兒子退回老家龍城,退位為王。
而原本後燕的中原將領,慕容德卻獨立稱帝。是為南燕。

南燕主要的領地,在青徐(山東江蘇)地區。
是南北二朝的一個中間地帶。
近百年來,不斷被南北政權輪流佔領。
要說這百年亂世誰最慘?大概就是青徐二州了。

也相當特別的是,青徐士人對於慕容德政權表現出相當的支持。
在北方諸胡中,最尊儒的就是慕容氏了。

不過,終究是短暫的榮光。
十年後,東晉大將劉裕消滅了南燕。而後燕也在不久前被篡。

慕容氏諸燕,退出了歷史舞台,也為南北朝翻開了新的一頁……

嗯,好像也看得出來,姑蘇燕子塢的南慕容,是誰的後代了吧?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