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南北之世-劉裕滅燕】 史前文話 南北之世 653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1-11-3 10:10
51.jpg


東漢末年以來,群雄割據對於中國而言,已經是家常便飯。
直到三國鼎立,天下歸晉,統一的局面卻也沒能持續多久。

然而不論三國時代,或是五胡亂華,大家都還是停留在一個「正統」的觀念之下。

直到北方正統前秦,跟南方正統東晉在淝水決死一戰。
乍看之下,東晉勝出。

但實際上,戰後北方分裂,大家再也不爭正統,群雄並起,各自稱王。
而南方,也陷入了內戰,更讓晉帝「再度」被迫退位。

這是真正的天下大亂,誰也不服誰。

雖然在遙遠的北方,有一個「魏國」自詡為霸主,但恐怕也只是坐實了,戰國時代的又一次到來。
把小的遮起來不看,新一代的戰國七雄,分別是涼、秦、夏、魏、燕、楚、晉。

劃破這個時代的男人,就是劉裕。
劉裕本為晉將,為楚所用,又興兵反楚,搶先展開了南中國統一戰。

西元409年,劉裕準備轉向北伐。
倒不是說南中國大勢已定,相反的,前一年東晉伐蜀失敗,讓劉裕的威望受到了不小的打擊。
就在劉裕滅楚之後,蜀地就反叛自立了。

以東晉的,甚至東吳的固有戰略,蜀地在手自然是非常重要的。
不過劉裕不這麼認為。

北方混亂未定,短時間並不會出現像前秦或者西晉一樣,能夠實施長江全線壓制戰略的政權。
同樣的,逆流破蜀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劉裕選擇先攻山東。
也就是南燕的部分。

這個時代與局勢,已經跟三國大不相同。
三國東吳不以北上為優先,是因為徐州難奪。
但這時徐州其實就是東晉的「北府」,是劉裕的根據地。

從這裡出兵,對劉裕來說最「穩」。

應該不難明白?從徐州出擊,就像揮出刺拳。
相反,攻打蜀地,則像大動作的直拳,容易令自己出現破綻。

這個差別完全是因為,劉裕屬於地方軍閥,而東晉只是傀儡王朝。
一旦兵線拉得長了,劉裕就未必能制住朝廷。

劉裕首先請朝廷徵調兵力資源,在首都建康集結。
繼而以船運方式送往徐州下邳。

部隊重整,開始向北推進。

曾經東吳有個大將軍呂蒙說,攻打山東沒有馬,很難很難。
劉裕也沒有馬,劉裕怎麼玩?

正所謂「步步為營」。

每個停駐點,劉裕直接給你就地築城,變成晉軍的防守據點。

這已經不是劉裕第一次採用築城戰術。
只是第一次是因為他窮,需要紮穩腳跟。
現在卻是要打樁了。

兩晉時代,基本上沒有人在這樣打仗。
三國也沒有。

你會發現,中國的建築技術正在產生變化。
按照建築史的說法,這時期正從「土木混合結構」,開始進入更純熟的全木構跟磚石建築。

劉裕的快速築城,跟全木構建築技術必然有關連。
但究竟是軍事推動了建築,還是建築推動了軍事,這就難說了。

當然,這種步步為營的推進方式,南燕不可能不發覺的。
南燕大將建議燕王慕容超:「把守要地,堅壁清野」。

但慕容超卻認為,應該讓晉軍穿過關隘,前後未濟時加以擊破。

戰史是這樣,就理論上來說,基本上兩方提出的戰術都是有邏輯有道理的。
說誰聰明誰傻,也不過事後諸葛亮。

同樣的,劉裕這邊的軍事會議,自然也要度量對方的應變之策。
最中規中矩的堅壁清野,也被列了出來。

晉將認為,一旦對方採取這招,那別說打贏,只怕要撤退都成問題。

可劉裕決定賭。
劉裕雖成名於孫恩之亂,但他早在淝水之戰前就已經加入北府兵。
跟北方作戰的經驗,有。
跟鮮卑人交人的經驗,也有。

劉裕認為,現在作物未熟,強行收割必有損失,鮮卑人性貪,不會這麼作。
而他們如果不先清野,那最好的戰法就是引誘晉軍入關,一網打盡。

對,正是慕容超之計。

是劉裕賭運特強?還是史書給勝利者拍馬屁?
其實慕容超為王,跟大將的考量不同。

一如淝水之戰。
將軍們認為慢慢打就會贏,苻堅跟他弟弟第一執政官卻都想要速戰速決。

前線作戰,糧運不濟都還能撐個幾天看是破敵還是撤退。
但對於管理階層而言,當國家糧食出現問題,各地的叛亂可能就會馬上接連引爆。

屁點大的南燕,時常需要侵擾東晉邊界來打草穀。
這才是劉裕判斷對方「性貪」的本質。

雙方戰略既定,決戰場域也是不謀而合。
燕軍即刻開往臨朐城,並且分兵搶佔河邊據點。

不過晉軍的動作更快,拔得了頭籌。

劉裕以戰車為主力,騎兵作為偵察巡邏用,緩步推進,與對方騎兵隊正面衝突。
沒有比戰車隊更能阻止騎兵衝鋒能力的了。

是的,劉裕志在拖延。
他早已分出奇兵,去襲取臨朐城了。

奪城,夾擊。

御駕親征的慕容超倉皇而逃,晉軍則繼續推進。
劉裕下令屠大城,誓要城民百姓不敢接應。

終於,成功在廣固城包圍了慕容超。

但距離勝利還很遠。
劉裕要的勝利,不是慕容超的人頭。
而是南燕的領土。

桓溫若不是取得西蜀的大半土地,也不能成為東晉第一權臣。

土地延伸出的利益,是令世族堅定支持你的最佳籌碼。
劉裕建起厚重的防禦工事:中國自古以來的戰爭,工藝技術的權重都很高。

說得直白一些,工兵的水準,影響了行軍速度、守備能力、以及攻城能力。
遇山要開路,見河要搭橋。紮營要能防守,攻城器具更是要臨時組裝。

不然北伐都拖投石車走八千里路雲和月嗎?

過去東吳這方面的能力相當低落,但東晉,顯然很強大。
衣冠南渡帶來的,是皇室最頂級的建築工藝技術。

劉裕築圍堵死慕容超,就能分出多餘的兵力……掃蕩山東嗎?
那可能要有八十萬大軍。

劉裕首先要做的,是控制淮河水運。
然後跟本土請調大量的糧食。

隨著江淮水路快速抵達的食糧,成為劉裕最佳的「米彈攻勢」。
用食物來招降,立竿見影。

這也是一個說來簡單,實行風險異常巨大的戰術。
不論如何,劉裕順利的招降山東各地,但卻聽得人家說:「沒有得到張綱,也是枉然。」

張綱是誰?劉裕遍尋不著。
原來這位老兄,是慕容超派去跟後秦請救兵的使者。

那還確實張綱不落網,燕人總是抱著一線希望。

不過很遺憾的,後秦姚興表示願意派遣救兵,卻遲遲未有動作。
心急之下,張綱試圖潛返,遭到逮捕。

劉裕接受了他的投降,並且要他負責打造攻城器具。
那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了。

慕容超見狀,便派人與劉裕議和。
還真以為戰國時代啊?劉裕怎麼可能接受?

正當此時,後秦的使者到了。
「你們不要太過分啊,我大秦已經集結十萬大軍要來了,見好就收啊。」

劉裕哈哈一笑:「我還想說定燕之後三年才要去找你們,現在要自己來送頭?快來快來。」
使者只能摸摸鼻子走了。

劉裕的軍師劉穆之此時才趕到,有點生氣:「平常大小事你都會跟我好好商量,現在這等大事為何如此莽撞。」
「說到打仗你還是嫩了點。」劉裕又是一笑:「真的要打,他們只會怕我知道。派使者來就是想要虛張聲勢,如果我們還要討論,那羌人就會認為我們有漏洞,可以攻打。」

「所以,我必須立刻馬上讓他們看到十足的信心!」

霸氣。
就像劉秀跟曹操一樣的霸氣。

所以我們要知道,不幫開國君主寫霸王傳說的司馬遷,確實有他獨到的地方啦。

而且這邊確實頗有吹牛之嫌。
如果按《晉書》的說法,張綱其實也帶來了「後秦正跟赫連勃勃決戰」的消息。
不知道後秦使者是虛張聲勢,那軍師大概也是個幌子而已吧。

最終,糾結的戰局,卻是在算命仙的幫助下有了突破口。

五胡亂華百年,廣固城多有征戰。
據說當年石虎就曾經請「望氣者」來看:「澠水帶城,非可攻拔,若塞五龍口,城必自陷。
石虎採納,城降。
慕容恪也採納,破城。

這個戰場上的小祕密,如今終於被劉裕知道了。
照辦煮碗,三個多月後,西元410年,劉裕攻破了慕容超所在的廣固小城。

慕容超翻牆逃跑,被擒。
送往建康斬首。

劉裕征服了南燕,好棒棒?
記得上面說,他最關鍵的戰術是什麼嗎?

大灑糧。

很危險。
東晉本土會很危險。

是的,也就在劉裕擒得慕容超的同時,東晉極南的廣州,發生叛變了。
主角,是孫恩的妹夫:盧循。

第三次了。
這是孫恩盧循系列的第三次反亂。

每一次,都將把劉裕的人生,帶往更高的境界……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