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歷史專區
【南北之世-北魏太宗】 史前文話 南北之世 535 0   複製本篇連結 2021-11-5 09:45
53.jpg


西元409年,東晉劉裕展開滅燕之戰。
當進入最後的僵持期時,年僅三十九歲的北魏太祖拓跋珪過世了。

拓跋珪晚年,北魏並不平靜。
災害頻仍,叛亂迭起。

拓跋珪本人,更是死於兒子拓跋紹的叛亂。
時為齊王的長子拓跋嗣,身兼相國、車騎大將軍職,聽到消息之後立刻趕回,誅殺了弟弟,自行稱帝。

這裡發生的事情,只能說僅供參考。
畢竟拓跋嗣是所謂的「歷史勝利者」。

根據記載,拓跋珪生前未立太子,但是有一些表露出屬意長子。
包括名「嗣」,以及按照漢武帝的作法,先處死嗣的母親。

……我是不會當真,子貴母死這一招除了漢武帝失心瘋之外沒人用。
而漢人的重點「以后為備位元首」,也沒有被拓跋珪所採用。

說到底,我更相信「拓跋紹叛亂」這段,只是為了粉飾拓跋嗣奪權的春秋筆法。

事實上,在「紹傳」中也寫了,拓跋紹是受到公卿共同認可的。

紹稱詔召百僚於西宮端門前北面而立,紹從門扇間謂羣臣曰:「我有父,亦有兄,公卿欲從誰也?」
王公已下皆驚愕失色,莫有對者。良久,南平公長孫嵩曰:「從王。」
羣臣乃知宮車晏駕,而不審登遐之狀,唯陰平公元烈哭泣而去。於是朝野兇兇,人懷異志。

雖然描述上有貶意,但客觀來說並無強加暴力。

長孫嵩要說一下,這是拓跋珪最重要的老臣,放在匈奴說是右賢王等級也不為過。
也可以看做漢人的宰相級別。

拓跋嗣那種則是標準漢化版左賢王。
但左賢王其實不是太子,只是單于培養的繼承人,最終決定權仍在選舉。

而重新推舉共主之後,大家「各懷異志」也是很正常的。
北魏終究不是漢人王朝,沒有世代培養起來的忠誠班底。

在這樣的情況下,或許拓跋嗣的上位,也是好事。
雖然經過包裝,但可以看出,政變之後拓跋嗣邀請大家回來做官,支持弟弟的大老長孫嵩,阿嗣也是以禮相待。
同樣的把最高裁判權交給長孫老大。

再德政一下,北魏就穩了對吧?

惜,柔然來犯。
又有叛亂與轉投後秦者。

不難看出,雖然阿嗣力圖振作,但拓跋珪之死,仍舊讓北魏失去了霸主地位。
沒關係,我們重新來過。

詔曰:「衣食足,知榮辱。夫人飢寒切己,唯恐朝夕不濟,所急者溫飽而已,何暇及於仁義之事乎?王教之多違,蓋由於此也。非夫耕婦織,內外相成,何以家給人足矣。其簡宮人非所當御及執作伎巧,自餘悉出以配鰥民。」

加大儒化,這很明顯。
不過阿嗣的德政寫在後面:發老婆啦!

他認為大家不是沒有飯吃,是缺少完整的家庭組合,所以無法走上正規的社會化。
那麼,就減省宮女,發給單身的肥宅當老婆吧。

這一招,也是魏太祖曹操的絕技之一。
能夠成為三國之冠,孟德推己及人的小愛好,也是功不可沒但知道的人不多。

德政歸德政,阿嗣的處境還是很危險。
這點從他下詔,讓身邊侍臣可以帶劍就看得出來啦。

大事沒有,小事不斷的情況下,拓跋嗣逐漸推動著父親所想要的「漢化」。
最關鍵性的動作,就是西元413年,國有軍隊的建立。

草原民族沒有這個東西,中原王朝則一定要靠這個來維持治權。
這是拓跋氏學到最重要的一課。

拓跋嗣徵召了京畿內十二歲以上的男子,並要求轄下各州,每六十戶出一匹軍馬,編成了十五萬的朝廷直屬部隊。
分別由十三位將軍率領。

正月完編,四月初試啼聲,由拓跋嗣御駕親征。
同時,展開巡狩。

已經很久沒有人做這種事了。
上一個我記得的,又是魏高祖曹丕。

開始都講廟號。
沒錯,北魏就是第一個玩起「每個皇帝都有廟號」的王朝。

外國人對於中國規矩比較不熟,差不多一下,很多事情到後來就差很多了。

重點是,拓跋嗣的親征巡狩,確確實實,一步一步的開始穩定北魏。
再說一次,很久沒有人做這種事了。

大家對於天子的力量跟權威,流於表面的認識,忽略了真正的要點:宣揚武力。
這是拓跋氏接觸到中原亂局之後,得出的結論。

一年之內,國內大定,後秦姚興再次表示了臣服。
就連東晉都來示好。
只剩下赫連匈奴極度不服。

還有北燕。

花費五年,做得這麼好的拓跋嗣,其實年僅二十三。

發動政變時,他十八,弟弟阿紹只有十六。
雖然漢人也多有十二當郎官,十五元服當皇帝,作尉官的少年,但這些外國人顯然又要更早熟一點。

而且在記錄上,他們背後都沒有明顯的幕後黑手。
甚至二十歲才生下長子的拓跋珪,都被認為是「晚有子」。

北燕這時候已經不是慕容氏了。
更迭了兩代君主,燕帝名為馮跋。

馮跋不是撿角的,是有霸主之心的強者。
除了對北燕內行仁政,更對柔然、高車等部族都下了不少功夫。
更扣留了北魏派來的使者。

雙方的對立,勢在必行。

就在這時,東晉劉裕的大軍,攻向了洛陽。
這段日子以來,洛陽軍閥本屬東晉,但卻突然向北魏投降。

北魏出兵救援,與劉裕僵持不下。
北燕馮跋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隨即遣使與東晉結盟。

偏偏也就在這個時候,後秦姚興過世。
後秦內部,以及赫連匈奴,都對失去強者的後秦虎視眈眈,但北魏也無暇顧及了。

所幸新秦帝姚泓雖年少,但仍有相當的軍派支持。
姚泓更欲下令:「士卒死王事,贈以爵位,永復其家。」來鞏固軍派。

但被叔公姚紹阻止了。
手握重兵的姚紹,並不樂見於新興的軍人世族出現。

雖然就此埋下雙方不合,但一時三刻之間,在姚紹指揮調度下,後秦也勉強支撐。

正當北方各派突然打得火熱之際,劉裕一個華麗轉身,把目標指向了後秦。
新一輪的亂世,在南北戰爭中,揭開了序幕……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