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三國
曹操手下最擅長守城的軍師 程昱 逍遙子 9443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6-29 14:19
程昱.jpg

程昱,字仲德,三國兗州東郡東阿人。原名程立,因曹操見自己在泰山捧日,被曹操更名為程昱。程昱一生是曹操重要的參謀,曹操曾多次稱讚程昱:「卿當終為吾腹心。」、「程昱之膽,過於賁、育。」、 「君非徒明於軍計,又善處人父子之間。」。特別在呂布趁曹操遠征徐州,偷襲兗州,是程昱幫曹操留下回來的根據地,曹操感動到對程昱說:「微子之力,吾無所歸矣。」。可見程昱對曹操的重要。

一、東阿智退黃巾賊
黃巾之亂時,程昱故鄉東阿縣縣丞王度呼應亂軍,在地方造反,燒掉縣中的倉庫。縣令嚇得跳城牆逃走,城中官吏和百姓扶老攜幼向東逃到渠丘山。當時程昱也跟著逃難,他派人去偵查王度行動,發現王度因為縣城物資盡空,於是出城到城西五六里外屯軍待援。程昱便向縣中大戶薛房等人說:「如今王度得到縣城也不能堅守,他們只不過想趁機虜掠財物,沒有足夠兵力堅守城池的打算。我們何不重奪縣城穩守下去?東阿城高牆厚,糧食充足,如今若果回城找尋縣令,共同堅守,王度必不能久待下去,那時向他攻擊,王度便可破了。」薛房等人都表示贊同,可是當時逃出來的官吏百姓都不原意回城,程昱無奈嘆道:「和愚民是無法溝通的。」於是程昱密遣數人,打個黃巾賊旗號,在東山上高舉旗幡,然後命薛房等人大呼「敵人來拉!」,接著就往山下跑,吏民以為黃巾亂兵真的已經殺到身邊,情急之下便跟隨程昱及薛房跑回縣城。程昱回城後,又派人找回逃走縣令,大家一起堅守城池。王度再次帶人來攻,久攻不下,想離去。程昱帶領縣民開城門追擊,王度大敗而逃,東阿縣方才得以保全。

「黃巾起,縣丞王度反應之,燒倉庫。縣令踰城走,吏民負老幼東奔渠丘山。昱使人偵視度,度等得空城不能守,出城西五六里止屯。昱謂縣中大姓薛房等曰:「今度等得城郭不能居,其勢可知。此不過欲虜掠財物,非有堅甲利兵攻守之志也。今何不相率還城而守之?且城高厚,多穀米,今若還求令,共堅守,度必不能乆,攻可破也。」房等以為然。吏民不肯從,曰:「賊在西,但有東耳。」昱謂房等:「愚民不可計事。」乃密遣數騎舉幡於東山上,令房等望見,大呼言「賊已至」,便下山趣城,吏民奔走隨之,求得縣令,遂共城守。度等來攻城,不能下,欲去。昱率吏民開城門急擊之,度等破走。東阿由此得全。
《三國志‧魏書‧程昱傳》

二、兗州堅守三城
曹操遠征徐州,將程昱與荀彧留守鄄城。陳留太守張邈背叛曹操,迎接呂布進入兗州,四周郡縣紛紛響應,唯獨程昱等人守著的鄄城、范縣及東阿縣三處不為所動。呂布手下的士兵有投降程昱的,說陳宮、氾嶷將要帶兵攻取東阿及范縣,這個消息一傳開,鄄城裡的百姓都十分恐懼。荀彧向程昱說:「如今兗州造反,唯有此三城得以保全。陳宮如果大軍壓境,三城必須團結在一起,否則就保不住。您是本地吏民最信賴的人,如今請您去游說他們堅守下去,一定可以成功!」

「太祖征徐州,使昱與荀彧留守鄄城。張邈等叛迎呂布,郡縣響應,唯鄄城、范、東阿不動。布軍降者,言陳宮欲自將兵取東阿,又使汎嶷取范,吏民皆恐。彧謂昱曰:「今兖州反,唯有此三城。宮等以重兵臨之,非有以深結其心,三城必動。君,民之望也,歸而說之,殆可!」
《三國志‧魏書‧程昱傳》

程昱答應後便迅即起行,路過范縣。當時氾嶷軍隊已到范縣,程昱對范縣縣令靳允說「我聽說呂布將您的母親、弟弟、妻子和孩子都捉起來當人質,您作為孝子確實很痛心。如今天下大亂,豪杰並起,非天命所授的人無法平息。聰明人要慎重選擇自己的君主。選對則昌,選錯則亡。陳宮投靠呂布,百城響應,看似能有什麼作為,然而以您來看,呂布算個什麼東西!呂布粗俗無禮,只能在匹夫中間稱雄而已。陳宮等人投靠,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成就不了什麼大事的。曹操智謀膽略非常人能比,上天授與的。如果您守范,我守東阿,那我們將向田單一樣力挽狂瀾。如果投靠呂布,就是違忠從惡,最後不但救不了母親,連您也會一起完蛋,請您好好考慮。」靳允經程昱鼓勵後,安排伏兵刺殺氾嶷,一舉成功。程昱又遣人佔住倉亭的渡口,使陳宮不能渡河進軍。

昱乃歸,過范,說其令靳允曰:「聞呂布執君母弟妻子,孝子誠不可為心!今天下大亂,英雄並起,必有命世,能息天下之亂者,此智者所詳擇也。得主者昌,失主者亡。陳宮叛迎呂布而百城皆應,似能有為,然以君觀之,布何如人哉!夫布,麤中少親,剛而無禮,匹夫之雄耳。宮等以勢假合,不能相君也。兵雖衆,終必無成。曹使君智略不世出,殆天所授!君必固范,我守東阿,則田單之功可立也。孰與違忠從惡而母子俱亡乎?唯君詳慮之!」允流涕曰:「不敢有貳心。」時汎嶷已在縣,允乃見嶷,伏兵刺殺之,歸勒兵守。昱又遣別騎絕倉亭津,陳宮至,不得渡。
《三國志‧魏書‧程昱傳》

程昱回到東阿,東阿縣令棗祗已經率領萬餘吏民堅守。兗州從事薛悌也與程昱一起堅守三城,等待曹操回師。曹操回來後拉著程昱的手說:「要不是有你力保三城,我早就無家可歸。」

「昱至東阿,東阿令棗祗已率厲吏民,拒城堅守。又兖州從事薛悌與昱恊謀,卒完三城,以待太祖。太祖還,執昱手曰:「微子之力,吾無所歸矣。」」
《三國志‧魏書‧程昱傳》

也是因為此役,讓曹操想起曾多次夢見自己上泰山,兩手捧日。兗州這次多靠程昱才堅守三城,荀彧就跟太祖說,您夢見的應該就是程昱。曹操說程昱:「卿當終為吾腹心。」。於是程昱本名程立,曹操在「立」上加「日」為昱,以應夢的徵兆。

「昱少時常夢上泰山,兩手捧日。昱私異之,以語荀彧。及兖州反,賴昱得完三城。於是彧以昱夢白太祖。太祖曰:「卿當終為吾腹心。」昱本名立,太祖乃加其上「日」,更名昱也。」
《魏書》


三、鐵膽守甄城

後來有次袁紹在黎陽,準備移兵南渡,而程昱守著鄄城只有七百軍力,曹操知道情況危急,告訴程昱要增兵二千前往助守。程昱不肯接受,說道:「袁紹有十萬大軍,自認所向無敵。他見我領兵少,不會輕易來攻打。但如果增加守城士兵,袁紹就會注意到,而且攻之城必定失守,增兵只會有損無益。希望主公不用為甄城擔心!」曹操同意程昱的意見,果然袁紹探知程昱兵少,認為不值得打,沒有派兵來。曹操知道後,向賈詡道:「程昱之膽,過於賁、育!」不久,程昱收降數千在野的亡命之徒,組建一支大軍,與曹操會師黎陽,共同討伐袁譚、袁尚,二袁大敗而逃。

「袁紹在黎陽,將南渡。時昱有七百兵守鄄城,太祖聞之,使人告昱,欲益二千兵。昱不肯,曰:「袁紹擁十萬衆,自以所向無前。今見昱兵少,必輕易不來攻。若益昱兵,過則不可不攻,攻之必克,徒兩損其勢。願公無疑!」太祖從之。紹聞昱兵少,果不往。太祖謂賈詡曰:「程昱之膽,過於賁、育。」昱收山澤亡命,得精兵數千人,乃引軍與太祖會黎陽,討袁譚、袁尚。譚、尚破走」
《三國志‧魏書‧程昱傳》

程昱長於分析情勢
程昱從上述三場戰爭,可以看到程昱是個善於審時度勢及分析形勢,而且很有謀略的人。在曹操和呂布在濮陽交戰時,曹操一度萌生放棄的唸頭,想要投奔袁紹,是程昱勸說他打消念唸頭。程昱說:「袁紹智謀短小不足以成事,曹操則非常人一般的威望,袁紹必不能容。兗州雖殘,尚有三城可守。能戰之士,不下萬人。以曹操的英明神武,加上我﹝程昱﹞和荀彧等人的協助,絕對可以完成霸王之業。」曹操才打消投奔袁紹的想法。

「太祖與呂布戰於濮陽,數不利。蝗蟲起,乃各引去。於是袁紹使人說太祖連和,欲使太祖遷家居鄴。太祖新失兖州,軍食盡,將許之。時昱使適還,引見,因言曰:「竊聞將軍欲遣家,與袁紹連和,誠有之乎?」太祖曰:「然。」昱曰:「意者將軍殆臨事而懼,不然何慮之不深也!夫袁紹據燕、趙之地,有并天下之心,而智不能濟也。將軍自度能為之下乎?將軍以龍虎之威,可為韓、彭之事邪?今兖州雖殘,尚有三城。能戰之士,不下萬人。以將軍之神武,與文若、昱等,收而用之,霸王之業可成也。願將軍更慮之!」太祖乃止。」
《三國志‧魏書‧程昱傳》

程昱還曾向曹操建議,不可以讓劉備領兵回徐州平叛,後來劉備果然殺了車胃,背叛曹操。

「昱與郭嘉說太祖曰:「公前日不圖備,昱等誠不及也。今借之以兵,必有異心。」太祖悔,追之不及。會術病死,備至徐州,遂殺車胄,舉兵背太祖。」
《三國志‧魏書‧程昱傳》

曹操南征荊州時,劉備投奔東吳,有人認為孫權必會殺掉劉備,程昱卻認為:「孫權新任在位,尚未受到天下的重視。曹公無敵於天下,初舉荊州,威震江表,孫權雖然有謀,亦不能獨自抵擋。劉備一向有英名,關羽、張飛皆是力敵萬人的豪傑,孫權必定會援助他們,藉其力以防禦我軍。當大難消除後,雙方分道揚鑣,劉備得到了實際資本,孫權就再也不能殺掉劉備了。」事後證明,他的見解完全正確!!

「太祖征荊州,劉備奔吳。論者以為孫權必殺備,昱料之曰:「孫權新在位,未為海內所憚。曹公無敵於天下,初舉荊州,威震江表,權雖有謀,不能獨當也。劉備有英名,關羽、張飛皆萬人敵也,權必資之以禦我。難解勢分,備資以成,又不可得而殺也。」權果多與備兵,以禦太祖。」
《三國志‧魏書‧程昱傳》

而且程昱也是幫助曹丕上位的人,當曹操西征馬超時,曹丕留守,程昱負責輔助曹丕。當時田銀、蘇伯等於河間作反,曹丕遣將軍賈信征討。叛軍中有千餘人請降,朝中大臣多數人認為應按照舊法,盡誅降軍,程昱反對:「以前之所以要誅殺投降者,是因為局勢動蕩,天下大亂,對賊人採取『圍而後降者不赦』的方針,目的在於顯示,只要被圍之前投降就不殺。如今天下形勢大致已經安定,而且今次河間戰事是發生在我們自己領土上,殺這些叛軍也沒有可以示威示懼的地方,失去了以往誅降的策略意義,我認為還是不誅殺為好。即使要殺他們,也要先詢問曹公的意見。」可是當時的大臣都說:「「將在外,君命有所不授」我們可以自行下決定,毋須事事向曹公啟奏啊!」程昱聞言後,不再作出回應。直至朝議完畢,曹丕離開議堂,特地詢問程昱:「您似乎言猶未盡?」程昱方才表示:「所謂「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是指面對緊急情況,需要盡速決策時候,才可以實行。如今叛軍已經被賈信制服,不會發生太過急劇轉變的可能。因此我才不願意讓賈信隨意處置那些人。」曹丕這才明白程昱的苦心,嘆道:「程君真是考慮得十分周到啊!」他即時將河間叛變一事向曹操交代,曹操經居府長史國淵的進勸,果然下令不誅降者。曹操還都知道來龍去脈後,十分喜悅,向程昱說:「程卿不單止明於軍事計略,亦善於處理別人父子之間的事情。」

「太祖征馬超,文帝留守,使昱參軍事。田銀、蘇伯等反河間,遣將軍賈信討之。賊有千餘人請降,議者皆以為宜如舊法,昱曰:「誅降者,謂在擾攘之時,天下雲起,故圍而後降者不赦,以示威天下,開其利路,使不至於圍也。今天下略定,且在邦域之中,此必降之賊,殺之無所威懼,非前日誅降之意。臣以為不可誅也;縱誅之,宜先啟聞。」衆議者曰:「軍事有專,無請。」昱不荅。文帝起入,特引見昱曰:「君有所不盡邪?」昱曰:「凡專命者,謂有臨時之急,呼吸之間者耳。今此賊制在賈信之手,無朝夕之變。故老臣不願將軍行之也。」文帝曰:「君慮之善。」即白太祖,太祖果不誅。太祖還,聞之甚說,謂昱曰:「君非徒明於軍計,又善處人父子之間。」」
《魏書》

程昱的缺點
程昱這人廣被人批評就是他的性格,他為人性情剛戾,與人多有不和。曾有人告程昱謀反,也曾因與同事不和被免官。被告謀反的事情,曹操反而更加寵信他,所以這種與人不和,或許是程昱的掩護色,以孤臣身分來保護自己。而免官一事,或許跟曹丕、曹植繼位之爭有關。

「昱性剛戾,與人多迕。人有告昱謀反,太祖賜待益厚。」
《三國志‧魏書‧程昱傳》

「魏國旣建,為衞尉,與中尉邢貞爭威儀,免。文帝踐阼,復為衞尉」
《三國志‧魏書‧程昱傳》

不過程昱雖然功勞多,資歷深,卻始終沒有當到三公,據說曹操與呂布爭兗州時因缺糧,程昱為在軍糧中摻以人肉。此殘忍之舉對程昱的聲譽傷害頗深,導致程昱畢生位不至三公。

「初,曹操乏食,昱略其本縣,供三日糧,頗雜以人脯,由是失朝望,故位不至公。」
《魏晉世語》

整體來說,程昱隨著曹操四處征戰,屢立戰功,能獨立作戰,也能做說客,出謀策劃也多有貢獻,可說是智勇雙全的代表。曹操手下正是有程昱、郭嘉、董昭、劉曄、蔣濟這些天下聰明才智的人幫他出謀策劃,才得以成功。
「程昱、郭嘉、董昭、劉曄、蔣濟才策謀略,世之奇士,雖清治德業,殊於荀攸,而籌畫所料,是其倫也。」
《三國志‧魏書‧程郭董劉蔣劉傳》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