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科幻] 第一章 求救訊息 陳柑柑,橘子貓 揭病-被詛咒的文章 4266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7-2 23:32
  有些事情看似不可思議且難以形容,卻真實的發生在你我周遭。

我被困在這個空間幾天了,但詳細的天數,我不確定,因為周遭環境是一片空白,沒有白晝黑夜的差別、也沒晴雨的分別、更感覺不出時間的流失。

  白。

  一片死白。

  我曾試著探索這個世界,有些地方有文字,它們掛在半空中,類似投影畫面,只是更加寫實且可以觸摸,但沒有實質觸感;觸碰後,這些文字會透過手心,鑽進我的身體。

  一開始非常恐懼,害怕自己會死或是生病,但這些想法都是多慮的,隨著時間流逝,我慢慢失去感覺。

  一個人該有的感覺,無論是喜怒亦是哀樂,全都遠走了,很不真實。

  今天,我走到這個純白的空間,發現自己的想法,會從腳底慢慢流出,化成一排排的文字,慢慢浮上高空,讓這個慘白的世界,變得像其他文字空間一樣,這裡的字只要觸摸也會消失,同樣被我的身體吸收。

  我忍不住去想,如果這世界不只我一人,是否可以出來與我相認,這個世界沈寂得令人絕望,我甚至試著自殘,但卻無徒勞無功。

  我完全無法在自己身上留下傷痕,也無法拔掉自己的頭髮,但攻擊自己時,還是會有疼痛感,情況真的非常詭異、矛盾。

  我也常常懷疑,這裡是否是真實世界,但如果是夢,也太長、太久了⋯⋯

  在這個一望無際的空白世界,讓人感到恐慌,當我發現自己可以留下這些訊息時,居然有點高興,可見我的腦袋也不太正常了吧——

  抱歉,有時候,我會很消極,希望看到這篇文章的你,不要因此離開。

  今天站在這,想這些事情,是希望有人可以看見我,告訴我這是哪裡,還有為什麼我會在這裡以及我什麼時候可以出去。

  或許,這又是一次無意義的行為吧——

  不行,我要振作!

  首先,我叫齊亦菲,十七歲,有個妹妹跟我同年,我們是雙胞胎,都是楠樂女高的學生,喜歡畫畫、看書跟朋友逛逛書店什麼的,偶爾看看畫展,去看舞台劇。

  多半的同學都覺得我很超齡,但為了人際關係,我會裝瘋賣傻的,因為當個笨蛋日子比較好過⋯⋯

  抱歉,老毛病又犯了。

  換個話題吧,我記得最清楚的一件事,就是我點開一個名為”英雄故事”的網頁,準備看網路小說什麼的,但我選了一篇文,那篇文的名字是”千萬別點開”,我沒放心上,打開的瞬間,一串刺耳的噪音直奔腦門,現在想想還覺得隱隱作痛。

  我想想該怎麼形容那個聲音⋯⋯它可能是我這輩子聽過最尖銳的,連指甲刮黑板都比它好上數萬倍⋯⋯

  不行,我的腦袋詞彙太匱乏了,完全不知道怎麼形容,只能說真的很吵、很難聽、讓人極度不舒服。

  再來的印象就是這個怪異空間了,目前我沒遇到過任何活物,但既然站著就能寫字,我想也許那些文字也是某些同病相憐的人留的吧!

  希望看到這篇文的你,可以留下訊息,只是要怎麼留下呢⋯⋯

  啊!

  我想到了,等等我留一排字,你把”不”字吸走,我就知道你的存在了。

  這樣很棒吧!

  “我不存在。”

————
——


  我無法入睡,每天過得很恐慌,腦袋很吵,彷彿有自己的生命互相爭鬥著,又好像有一千張嘴不斷不停的說話,嘰哩呱啦、嘰哩呱啦吵個不停。

  很煩、很煩、吵死人了!

  可惡!

  唔——

  手好痛、頭也好痛⋯⋯

  ⋯⋯終於,可以喘息一下。

  痛,是我唯一能讓自己拿回主導權的方法,可以真實的讓身體感覺”活著”。

  在這世界每分每秒,都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

  但我卻連傷害自己的本事都沒有,到底過了多久、到底還要多久、到底這是怎樣的世界。

  到底!

  該死——

  哈哈、哈,手跟臉都好痛、好痛,好想哭,好想哭,可是卻哭不出來,我到底是用什麼表情活著的?

  ⋯⋯身體長出眼睛了。

  好噁心,突然從手背「噗」地冒出來。

  還、還會轉!

  Shit!它是活的,它、它盯著我了!

  可惡,走開!走開!

  怎麼甩不掉!

  好噁心、好噁心、好噁心⋯⋯

————
——


  冷藍色的電腦畫面中,一名少女正對著自己身上的眼睛說話,她彷彿像哄小孩般說著。

  “允菲,妳看我的新髮夾,好不好看?”

  “什麼嘛!幹嘛都不理我呢?”

  “美美,妳看我妹啦——”

  “呵呵,妳說我很漂亮嗎?謝謝。”

  一抹低沈的嗓音說著。

  「看樣子,編號2-714也撐不久了。」

  「是啊,頂多再撐個一兩天吧,她最近對於自己的身份也開始產生錯亂,有幻覺等症狀。」回應的是一道甜美的女聲。

  「嗯,那就等她自動報廢吧,先看看其他個案的狀況。」

  「是。」

  冷藍的畫面一閃,視窗的左手邊跳出一列數字。開頭分為0-xxx、1-xxx、2-xxx。

  她點開2-542的視窗,裡面是一位少年,他全身上下佈滿眼睛,每顆眼睛都瞪得大大的。

  「卯月,他好像不會動了?」

  滑鼠游標移至疼痛的欄位,她點選了”右手、疼痛加十” 。

  只見,那名少年依然眼神空洞,毫無反應。

  「是的,編號2-542已經失去功能。」

  男子冷漠道。

  「那就註記失敗後,看下一個。」

  「是。」

  畫面再度一閃而過,這次她點選一名編號2-751的女子,看起來大約2、30歲左右,她正一臉恐懼的四處探索,全身上下只有脖子後方長出眼睛。

  「看起來狀態還挺好的,進入幾天了?」

  卯月把游標移至螢幕最上方,兩個日期跳了出來。

  「主任,這是第二天,但剛滿十小時而已。」

  「嗯,好好觀察,看看她會有什麼行為。」

  「是!」就在卯月剛說完話,原本縮著的視窗,開始閃爍編號是2-714 ——



0 4
0 回覆 4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