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科幻] 第三章。觀察 陳柑柑,橘子貓 揭病-被詛咒的文章 1794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7-3 01:17
17-6-9/晴/26

  氣氛緊張的急診室外,幾名護理人員急急忙忙地,把亦菲從救護車上抬下來。

  「姐姐怎麼了?」母親穿著套裝,一臉擔憂,由精緻的妝容,可以很明顯看出,她是從公司直接趕來,精明幹練的裝扮與她慌張的神情,形成強烈對比。

  「不清楚,但醫護人員說她沒有生命危險。」允菲回答著,聲音還略帶哽咽。

  父親從停車場方向跑了過來,一邊拿著電話,憂容滿面的說:「二哥,亦菲住院了,狀況很不好,但護理人員說沒有病床,能幫我處理一下嗎?」

  母親隨著醫護人員,先進入急診室治療,允菲跟在父親身後,只見他電話一通打過一通,所有管道、門路,只要有可能幫亦菲爭取到床位的人,全連絡了。

  終於在診療結束前,透過有力人士的關說,如願讓她住進個人病房。

  「這件事情,請務必保守秘密。」推著病床的護士叮嚀著。

  「當然。」他們守在亦菲身旁,信誓旦旦地表示。

  喀。

  一間偌大的單人病房,體感溫度26、目測約10坪左右,該有的醫療設備與監視系統、給家屬休息的沙發、行軍床,整齊的擺在那,甚至還有水果,顯然是間特殊病房。

  一名白袍的男子謙遜有禮的走了進來,站在病榻旁邊,認真解說所有發病可能性和未來要面對的治療與檢查流程。

就在這時⋯⋯


  啊——


  一聲慘叫,打斷所有人的對話,眾人把注意力全集中到發出慘叫的亦菲身上。

  只見她失控尖叫,見人就打,手一靠近便會被她抓傷。像隻瘋狂的野貓般,她翻身跳了起來,扯下手上的點滴,高舉一旁的點滴架,狠狠砸向周邊的醫療設備,護士們緊張的嚷嚷著。

  「快!快叫支援!」

  一名最靠近求救對講機的護理師,按下求救通訊喊著。

  「231號房疑似為CR患者,請派三到五名壯丁過來。」

  在這短短數秒,所有伸手可觸的物件,通通被她破壞殆盡,可憐的藥瓶碎了一地,黃澄澄的藥水,倒映眾人手忙腳亂的模樣。

  「來了!」

  「快!先壓制她——」

  五名男看護拉著厚重的棉被,前後包抄這名身材纖細的女高中生,好不容易抓到一絲空隙,便趕緊壓制,但她卻力大如蠻牛,硬是掙脫束縛,抓花幾個男子的臉。

  激戰五分鐘左右,那看似嬌弱的少女才被壓制成功,一旁的齊媽媽慌張地,從公事包裡拿出衛生紙。

  「對不起,我家亦菲從沒這樣過,您們還好嗎?」

  「沒事,CR的病人就是這樣。」男子擦去臉上的血痕,留下一條條粉色的印記。

「真的,很抱歉。」他們愁容滿面、手足無措,只能頻頻道歉。

  「齊先生、齊太太,不用這樣。小傷,真的。」

  語落,他們指向地板上的碎玻璃說著。

  「等等,叫人處理一下。」

  「好的。」一旁的護理師,按下通訊系統,指派清潔人員過來,醫生轉身走到他們身邊。

  「CR病患最大的特色,就是每小時改變一次病徵,約有四種病況不斷重複循環,等等開個鎮靜劑給她,就不用擔心。」

  說完後,所有醫護人員便一同離開病房,隨之而來的是打掃環境的婦人。

  「讓讓。」

  一片片的碎片,彷彿亦菲破碎的神智,允菲一家的安逸,也隨著灑落一地的損壞品,被掃進畚箕之中。

  「亦菲⋯⋯」

  母親掩面抽泣,看著躺在床上的女兒,像蠶繭似的。她穿著特殊的衣服,嘴巴咬著特殊的治療環,像電視劇常看到的精神異常的患者一樣,被五花大綁的安置在床上。

  折騰一小時,亦菲所有詭異的行為驟然停止,開始發呆放空,完全不動,就這樣乖乖躺在那,全身軟綿綿的。

  安靜的時間一下子就過去,一小時後她突然又哭又笑、語無倫次地嚷嚷著,是些完全沒有意義的聲音。

  啊——

  唔——

  哇——

  持續一小時後,又陷入安靜,緊接而來的一小時,她又再度尖叫、抓狂。但亦菲全身都被限制住,所以只能像隻困在岸上的魚,不斷跳動著。

  嗚⋯⋯

  母親忍著悲痛卻止不住淚水,她趴在先生懷裡痛哭,平時精明能幹的模樣,隨著淚水滴落消失殆盡。

  允菲雖然看似憂傷煩惱,但腦子卻是異常冷靜,甚至可以用冷血形容,她盯著姐姐所有的表情、行為和這種異常的病徵,默默地刻劃在腦海中,彷彿像一個科學家,在觀察實驗的小白鼠般,不帶任何一絲的情感。

  她是個過份理性且感知力精準的孩子,無論溫度、濕度、長度、空間大小,都能化作數據。

  因此,姐姐的慘狀,在允菲的眼裡也是一堆精細的數據,交錯出來的結果,她對人類的情緒感受力差與人的連結比較淡薄,但並非無情,而是不懂怎麼處理或內化這些情緒。

  所以在危急時刻,允菲會直覺的,先處理所有的物理現象與大數據分析,而非情緒應對。

  但在這個人際關係,勝於一切的時代,她只能在朋友的建議下,模仿電視節目上的表情、反應,來處理身邊所有狀況,並非允菲在意旁人的目光,而是她有非做不可的理由。

過了好一會,白衣天使又回到亦菲的病房,此時她正好又開始掙扎。

  亦菲爸爸指著病榻上的女兒說:「醫生,你看又發作了!」

進門的醫生點點頭。

  「齊先生,正如我所說,這是一種新型態的精神官能症,特徵就是這樣不斷重複發病。」

  他走近亦菲身邊,用手電筒照了照亦菲的眼睛,放大的瞳孔完全沒有因為光線而縮小,彷彿杜絕所有外在的事物,身體機能完全失常。

  「妳先幫她打個鎮定劑舒緩一下。」

  一旁的護理師,趕忙替亦菲打上,醫生寫完病歷制式的解釋道。

  「這類型的病患,是因為腦波放電不正常,才會產生這種脫序行為,雖然造成的原因還不清楚,但已經有康復的案例,等特效藥來台,我們就能進入正式的治療流程。」

  「目前先以鎮定劑和安眠藥控制她的行為,避免加劇她過份緊張。總之,只要接受專業的治療,治癒率高達九成,因此不用太過煩惱。」

  聽到這亦菲的母親終於破涕為笑,鬆了一口氣道。

  「那一切就麻煩你了。」

  允菲站在雙親的身後,靜靜地觀察,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0 3
0 回覆 3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