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科幻] 第七章 夥伴 陳柑柑,橘子貓 揭病-被詛咒的文章 1579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7-3 15:48
  允菲踏上公車,空蕩蕩的座位沒幾個人,全車加她跟司機才六人,刷完悠遊卡,她走入深處,坐在最後排靠窗的位置,拿出口袋的手機,反覆觀看著。

  伊藤杉也的視窗,還是沒有任何回應,離線的字眼,就像是紅色警告般,刻進允菲的眼底。

  「終點站到了!」司機先生喊著,她走向前,再度刷了悠遊卡,勾起一抹好看的微笑向男子點頭說道。

  「謝謝。」

  隨著一團黑煙排出,公車緩緩開離她的視線,煙霧漸漸散去,視野所到之處是一片荒蕪、雜草叢生、低矮的平房、沒有任何的店家,只有幾盞路燈,盡責地照亮著。

  允菲熟門熟路的,穿過幾條隱密暗巷,走到一間不起眼的民房前。

  按下三長兩短的門鈴。

  咔啦!

  門迅速開啟,一個嬌小的身影迎面撲來,那是名綁著雙馬尾的可愛女孩,她臉上堆滿陽光般的燦爛笑容,嗓音甜美的叫著。

  「主人!」

  允菲一臉冷傲,聲音如霜。

  「畜牲,滾開!」

  這充滿歧視的言詞,讓那名小娃笑意更濃了,她立刻興奮不已,躺在地上翻滾。

  「這樣滾可以嗎?」

  女孩眼神充滿期待,像隻等待主人誇獎的小狗,允菲冷冷的看了一眼,便不打算搭理她,高舉左腳直接跨過那嬌小的身軀,這藐視且無禮的舉動,讓小娃更加開心了。

  「啊——我被主人跨過了,好棒。」

  她傻笑著,側身趴在地上,捧著紅潤的雙頰,痴痴望著那抹高傲的背影,一臉眷戀,感覺相當詭異,然而這名女孩,不但個性怪異,連穿著都非常奇特,炎炎夏日身穿著棉襖大衣,粉雕玉琢的小臉,也被熱得紅通通的,額頭的汗水如珍珠般墜落。

  「我有看到,妳跟陳伯伯的互動,感覺非常自然,看來妳顏面神經的肌肉,已經控制的得心應手了。」

  說話的是剛剛那名女護士,她端著一杯冰茶走來,交付給允菲,順便把那個賴在地上的小女孩牽起來。

  允菲面無表情的回應著。「嗯,習慣後就會應對,情感表達也跟學校習題一樣,有一定規律答案。」

  「呵,是呢⋯⋯人類連喜怒哀樂,都是被規定的,連情緒都有標準答案。」

  身穿護士服的女子,說這句話的語氣顯得有些戲謔與無奈。

  「來,若芯我們回房間,看妳滿身汗。」

  她拿出口袋裡的涼感毛巾,替女孩擦拭,順便把冷氣溫度調得更低。

  「咦,可是我想跟主人在一起。」

  「但妳不是要準備資料給允菲看?都弄好了?」

  若芯咧嘴笑了笑,雙手背負著,像小兔子一樣向前跳了一步。

  「嘿,看到主人一時太開心,不小心忘了正事,畢竟好幾天沒見了。」

  她向前一躍,旋身望向允菲。

  「小奴很快就弄好,主人要等我唷!」

  語落,便雀躍地跑回房間。

  「允菲妳先坐著,我去換件衣服。」

  她走到後陽台,拿了一件乾淨的衣服,走回客廳大剌剌地脫下制服,換上涼爽的細肩背心,那名女子身體爬滿一道道傷疤宛若蜈蚣纏身,除了臉,身上沒有一處皮膚是完整的,看起來非常嚇人。

  她甩了甩頭,拿起一條藍色的髮帶紮起那頭蓬鬆的捲髮。「昨天我們收到妳傳來的訊息,覺得裡面似乎有不少秘密,那位叫做伊藤杉也的少年,看來是凶多吉少了⋯⋯」

  「嗯,確實,那妳們查到多少?」

  「我們查到專治這種疾病的特效藥,智煥他們去買了,等他們回來,就可以拿給亦菲試試。」

  允菲沒有很大的反應,依然平靜地望著眼前的女人,只見她笑了笑走到流理台旁清洗手中的毛巾,喃喃自語的嘟囔著。

  「不懂什麼是傷心、害怕與絕望的妳,就是這樣,才會被誤認為冷血無情,被送進那個治療中心,不過那樣也好,若沒有那場誤會我們也無法認識。」

  語畢,她把毛巾披掛在自己的脖子上,走向吧檯。

  這間外觀老舊的房子,裡面擺設非常新穎、風格簡約;客廳與廚房只用一只紅色吧檯隔開,一共是三房兩廳的格局,每扇門都有自己的特色。

  剛剛小女孩回去的房間,房門漆黑木門斑駁,裡面昏暗沒有燈光,不時竄出她的尖叫與歡笑聲。

  笑聲迴盪在這個小小的建築內,藏匿這每個人的故事。

  窗外的天,落下不捨的淚,化作一條條的雨痕,留在透明的玻璃窗上,每一滴雨水彷彿都藏著一句話、一段的故事。

  那名滿身是傷的女子,搭上一件水藍色的薄外套,掩蓋住那些傷痕與過往。

  咔——

  清脆的聲響夾雜著風雨的嬉鬧聲,厚實的鐵門被緩緩拉開,一抹爽朗地笑聲,打破這鬱悶的夏夜。

  那是一名有著西洋面孔的混血少年,他身高一米七五,體重六十,身型修長、面容白皙、五官深邃、眼眸水靈、一頭亮麗的金髮,更是襯托出那抹不凡的氣質,宛如時尚雜誌中的模特兒。

  少年英俊挺拔的模樣,不需要開口,就足以令一群女孩為他瘋狂,如今臉上掛著那抹爽朗的笑容,更讓人如沐春風,捨不得移開視線。

  「總算到家啦,看看你,小松堅都變成落湯雞了,哈,以後我們還是一人打一把傘比較好。」

  他望著身旁的少年,一襲黑衣、黑褲,表情嚴肅,面容俊逸,一頭烏黑的秀髮,配上那剛毅堅強的眼神,襯托出那剛正不阿的氣質,形成一股難以言喻的霸氣,有種神聖不可侵犯的凜然,他們站在一起的畫面,如電影場景,美得讓人屏息。

  「別動,不然我沒辦法幫你擦乾。」

  他拿出口袋裡的黃色手帕,高舉著左手,替松堅拭去黑髮上的雨珠。

  「好啦,完美,這樣我們最帥氣的小松堅就可以安心踏進來了,不用擔心會弄濕地板。」

  松堅默默轉身走到門口,把沾滿雨水的傘甩乾,才願意拿進屋內,這時先進門的金髮少年,一眼看到站在吧檯前的兩位少女,便興奮地喊著。

  「妳們最帥氣的小松堅和最可愛的智煥回來了唷—— 親愛的小祤棠和小允菲,抱歉讓妳們久等了。」

  他的嗓音溫和且充滿磁性,讓這甜膩的對話不會擾人,反而充滿魅力。

  「嗯,歡迎回來。」

  允菲看了他們一眼,仍是一臉淡漠,口氣淡薄的回應,祤棠撐頰著。

  「松堅、智煥你們辛苦了,歡迎回家。」


0 3
0 回覆 3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