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科幻] 第十八章 血腥的未來 陳柑柑,橘子貓 揭病-被詛咒的文章 1318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7-3 16:25
17-6-30/陰/31

  時光飛逝,亦菲已經發作二十一天,身為妹妹的她,每日寫下相關的紀錄,日曆一頁頁,撕去齊媽媽的耐心,終於盼到六月底,女兒轉院治療的日子。

  八坪大的問診室,瀰漫著淡淡的藥水味,房間內有一道木牆,將診間隔開,探頭看會發現上面擺著兩張治療椅。

  椅背上有像坐雲霄飛車般的安全扣環,兩邊扶手各有一條黑色、寬十公分的皮釦,腳的位置擺放著一個四四方方的白鐵儀器,上面閃著紅色的光芒。

  護理人員忙碌穿梭。

  「麻煩家屬在這裡稍等一下。」

  說話的人兒,一邊張羅藥物與醫療工具,一邊回眸笑說。她身材曼妙、曲線婀娜,面容甜美,氣質脫俗,如果說她是模特兒肯定也不會有人懷疑。

  相對於她身旁,另一名姿容一般,氣質淡漠的護理師,就顯得更加不起眼。只見她推著已經換好衣物,呆若木雞的亦菲出來,走進治療房。

  眾人把亦菲安置在治療椅上,那名護理人員,輕輕撥開她的頭髮,將那迷人的褐色細髮勾至耳後,然後戴上耳機。

  美人遞了一杯水跟一包藥物給她,「悅甯,妳才來十幾天,手腳倒是很利索呢!」

  「我能這麼快上手,都是因為小雯姊您教的好,我真的是很幸運,一進來就讓護理界的第一把交椅指導。」

  「悅甯真是⋯⋯」

  正當她們聊的正起勁時,咔噠一聲,兩位身穿白袍的醫生走了進來。前方男子說著一口流利的日語,但允菲的目光卻停留在,那名走後方年約四十左右,身形矮小瞇瞇眼,長得很日本的男人身上。

  齊爸、齊媽拉著她,快步走到醫生面前,領頭的男子看向允菲三人和顏悅色道:「這位就是栗山醫生。」

  「您好、您好,亦菲就拜託您們了。」允菲爸媽客氣地鞠躬哈腰,少女也乖巧懂事的站在父母身後。

  一旁被稱為小雯的護士甜聲介入,那美麗的面容不輸給任何女星,她嬌聲軟語的說:「醫生,前置作業已經準備好了。」

  另一名護理師走了過來,將左手打直迎向門口,謙和的道。

  「家屬必須到門外等候,再次提醒您,這個治療有一定的風險,相信諸位都已經知道,也簽好同意書了。」

  允菲雙親點點頭。「是的,已經簽了。」

  「那這樣就可以了。」她點個頭,便退回診間,門重重的扣上,宛若生死之界。

  這次的治療,弄不好就是天人永隔,少女跟爸爸坐在椅子上,母親則不安的來回跺步,彷彿亦菲在裡頭,是執行什麼重大手術般。

  「媽媽沒事的,我們不是跟,在日本當醫生的三哥確認過,這治療方法,僅對年長者危險,對年輕人沒有危害,到現在沒有任何青年病危的案例。」

  她看著神色自若的父女嘆口氣。「我知道⋯⋯但就坐立難安,不然我出去買杯咖啡、散散心,等好了你們再打給我。」

  「等等!我也想抽根菸、透透氣,那就一起吧。允菲啊,姐姐就麻煩妳了。」

  她抬起頭來,凝望眼前的雙親,迷人的臉蛋,揚起好看的笑容,甜聲說著。「嗯,等姐姐出來,我會打電話給您。」

  目送父母離去的背影,少女獨自等了,兩小時又十三分。護理人員推著亦菲出來,唯見她神色淡然、眼神空洞、四肢疲軟,活像一尊布娃娃。

  跟在後方的兩位醫師,笑容滿面地說著。「治療還算順利,只是亦菲似乎恢復的比較慢,但沒關係治療流程一共一週,可以慢慢觀察。」

  「真的,不用擔心,最近蠻多病患也恢復得很慢。」

  那位美豔絕倫的女護士緊跟在醫生身旁,望向推著亦菲的女子說。

  「悅甯就麻煩妳送病房了。」

  「好的,小雯姊,這是我應該做的,一點也不麻煩。」

  語落那位身材平庸,長相一般,氣質淡薄的護理師,便推著少女往住院病房走去,允菲便拿起手機聯絡父母。

  兩人走到311號房,護理師讓亦菲躺在床上後,簡單巡視,安排好所有的作業系統,才制式的跟允菲叮嚀幾句。

  「在病房內,如果有任何突發狀況,都可以按護士鈴求助,如果冷,櫃子有棉被,地下一樓有二十四小時的餐廳,如果妳沒有任何問題,我就先去忙了。」

  「好的,謝謝妳,辛苦了。」允菲禮貌地說著。

  望著病榻上的姐姐,宛若一具會呼吸的死屍,治療後的亦菲不再瘋狂,但也沒有靈魂,只能躺在那裡輕輕地眨眼。

---------
17-6-30/夜

  落針可聞的寧靜夜晚,偌大的醫院只留下值班人員,穿廊上也看不到求診的民眾。

  一切喧鬧歸於平靜,整個空間是那麼寂靜安詳,黑暗冗長的診間廊道,一抹鵝黃色的光,從門縫入侵這幽靜的世界,唰唰唰的翻書聲,更添些許詭譎。

  一名日籍男子開著桌燈,眉頭深鎖,桌上厚厚一疊病例,他正埋頭苦思,不停翻閱著,近日所有的治療報告,將近12個案例,通通成效不彰,沒有任何一個成功治癒,所有的患者,都進入一種神智不清的彌留狀態。

  「難道這種治療方式不適合台灣人,不、不可能,明明在之前的成功率,還高達八成,怎麼會突然變成這樣。」

  他百思不得其解的低聲嘀咕著,一邊看著所有的病歷報告,將一些小細節,詳細的紀錄在筆記本上,赫然從那些治療日期中發現端倪。

  「六月二十日?」

  這詭異的現象是在六月二十號以後發生,從那天開始,所有的新患者,都沒有治癒紀錄。

  「六月二十日,難道是那個女護士?」

  男子眼中閃過一絲凶光,手裡緊握的原子筆硬是斷成兩半,鮮紅色的墨汁從他的手中噴濺而出,宛如宣告血腥的未來。



0 3
0 回覆 3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