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科幻] 第十九章 悅甯 陳柑柑,橘子貓 揭病-被詛咒的文章 1313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7-3 16:28
17-7-1/雨/29

觀察目標:
    家姐

相關線索:
    壞掉的手機
    規律性發病(一小時循環)
    日本已有康復病歷
    日本少年的推特
    治療畫面
    研究中心的醫生照片
    醫院與藥廠有間接關係
    坂田的留言    
虛擬世界的存在
    祤棠潛入醫院當護士

  發作時間:
    22天

  ------
  手機紀錄已經累積二十二天,面對每個篇章,對齊家父母而言,都是煎熬。

  這天窗外飄著毛毛細雨、灰濛濛的,水滴凝結在玻璃上,似淚水般滑落,跟病房內的氣氛一樣的陰鬱。

  「怎麼會這樣,不是說治療完的第二天,就能夠自理,如今亦菲卻還是像個玩偶一樣傻坐在那。」

  她咆哮著,雙手緊握女兒的柔荑,不捨的心情全寫在臉上,淚水險些落下,熱淚不停的在眼窩打轉,悲痛的模樣令人心碎。

  這幕在允菲眼裡,卻像一道冰冷的情緒習題,只能憑著知識判定,自己該如何處理這樣的場面。

  少女舉步向前,輕輕揉捏母親的肩膀,把頭倚靠在她的肩上,溫柔的嗓音,緩緩的從那張粉嫩的小嘴流出。

  「您別擔心,才第二天。醫生昨天不是也說了,姐姐的治療很順利,只是復原得比較慢,也許明天就會好轉了。」

  媽媽的掌心輕輕搭上允菲的手,把兩姐妹的柔荑,緊緊扣在一起,她深呼吸緩和情緒,以顫抖的聲音,低語著。

  「允菲如果姐姐永遠都變成這樣,妳也不能放棄她,妳們永遠是姐妹知道嗎?我們會準備一筆錢照顧她,但⋯⋯」

  她哽咽的說不出話來,溫熱的淚水,終於奪眶而出,宛若斷線的珍珠,粗糙的手緊緊握住允菲與亦菲,嚴肅地吩咐著。

  「妳要記得她是姐姐,這輩子唯一的姐姐,最親的人,妳們同時在我的身體裡長大,同時誕生於這個世界,是密不可分的血脈,手足的關係,無論如何都不能捨棄亦菲,妳知道嗎?」

  「嗯,我知道。」少女的柔荑,夾在媽媽與姐姐中間,母親的手顯得異常的冰冷,甚至比亦菲更加冰涼。

  咔啦!

  門推開了,允菲媽媽像電到一樣,立刻放開兩姐妹的手,躲到一旁擦拭淚水,客客氣氣的說著。

  「悅甯小姐,謝謝妳每天替我們家姐姐換藥。」

  身穿藍色護士服的女子搖搖頭,禮貌笑答:「齊太太您客氣了,這是我該做的。」

  語畢,便熟練地替亦菲換上新的點滴,一瓶金黃色的藥劑,調節流量後,她拿出溫度計跟手電筒。

  「36.5度,瞳孔收縮正常。」語落,便在檢測表上振筆寫著。

  「今天上了幾次廁所?」

  齊媽媽伸出右手,比了個ok的手勢。「三次,兩次小便、一次大解,糞便有點乾硬。」

  悅甯點點頭,仔細的記錄著。

  「那妳們再用針筒多餵點水給她,雖然她沒什麼外在反應,但本能的吞咽行為,似乎還很正常,只是還不能吃固態食物。」

  少女的母親,一邊回憶一邊說著:「有、有、有。我都有餵她,像水果汁或是稀飯、肉糜這類,流質的食物,還有富含維生素的機能牛奶。」

  護理師輕輕頷首,蓋起報告書。「嗯,這樣應該沒問題,那看看明天排便狀況如何,如果有便秘,記得告訴醫生。那我就先走了,還得去其他病房巡視。」

  「好的,妳慢走。」

  母女倆目送她離去的背影,直到房門再度扣上。

--------

  寬廣的醫院穿廊,悅甯推著藥品及點滴奔走於各個房間,忙碌了好一陣子,才拖著疲累不堪的身體回到護理室。

  她拉長手趴在桌上,整個人都累癱了,牆上的鐘顯示21:03,她的早餐、午餐、晚餐,還美美的躺在桌面上,但她卻沒有任何心情去吃,一整天就只喝了一杯珍奶。

  女子立刻換下那咬腳的護士鞋,摸了摸可憐的後腳跟。

  「新鞋都是這樣的,我還有ok繃,貼一下吧。」

  說話的是一名年紀較長的護理師,她遞了一片印著維尼熊的貼片給悅甯。

  「謝謝。」 貼完ok繃,換上舒適白色運動上衣和一件寬鬆的黑色長褲,綁起頭髮,滿臉倦容的跟值班同事揮手道別。

  「大家辛苦了,那我先下班囉⋯⋯」只見她氣若游絲,拖著疲憊的步伐,打開護理室大門,往員工停車場走去。

  一出門口,有一道人影,便悄然無聲地跟著她,那抹身影藏著不懷好意的氣息,緊緊尾隨。

  然而悅甯實在太累了,根本無力也無心感受周遭環境的變化,心心念念的只有回家、洗澡睡覺,她戴上安全帽,帥氣的跨上機車。

  噗的一聲化作一道紅光往基地駛去。

  悅甯像一道紅色流星穿梭在大街上,血紅色的月亮高高掛在天際,為這詭譎的夜晚添上一絲不祥,夜空星辰隱匿,宛如街道上的人車,屈指可數。

  車子呼嘯而過,轉過幾個彎,漸漸往人煙稀少的郊區騎去,越來越小的產業道路,寧靜的讓人不寒而慄,交會的車也從數十輛剩下兩三輛。

  一輛黑色的國產轎車緊緊跟隨,駕駛是一名彪形大漢、虎背熊腰、目光冷冽、嗜血,那副模樣絕非善類,整個人的氣勢,非常可怕。

  「栗山先生,她往無人的郊外騎去,如果繼續跟蹤,怕會被她發現。」

  壯漢耳內的藍芽耳機,閃著抑鬱冰冷的藍光,從那個裝置中,一抹極沒溫度的聲音,竄了出來,有如死神呢喃。

  「公司要你在台灣接應我,不就是為了處理這些麻煩事?好好處理乾淨,你女兒的醫藥費才有著落,至於屍體直接帶到醫院,自會有人把她歸檔成無名屍。放心這家醫院的高層,也是公司股東之一,一切都會乾淨的不留痕跡,放心去做⋯⋯」

  他的語調緩慢且不帶一絲感情,彷彿去市場買魚,叫小販幫忙宰殺一樣自然,一條人命在此顯得毫無價值。

  「是的,栗山先生。」



0 3
0 回覆 3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