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科幻] 第二十章 死神降至 陳柑柑,橘子貓 揭病-被詛咒的文章 1316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7-3 16:30
  壯漢下意識摸了摸耳朵,鏗鏘有力的應道,握緊方向盤的手,稍稍滲出一點汗水,這輩子別說是人了,連貓狗都沒宰過一隻,佈滿血絲的雙眼,瞥了夾在擋光板上的照片,一股使命感油然而生。

  心思一定便用力地踩下油門,高速的往女子的方向奔去,準備製造一齣假車禍真殺人的劇碼,正當兩車貼近到數百公尺時,藍芽耳機傳來新的指令。

  「剛剛忘了說,盡量別傷到內臟,拿來賣黑市可以值不少錢。」

  「是,栗山先生⋯⋯」他立刻緩下車速,無意識地咽了咽口水,好險還沒撞上去,要不然肯定會被主管責罵,弄不好還可能被扣薪水。

  當初應徵這個工作是打算當保鏢的,沒想到會被趕鴨子上架,變成”處理”專員,都怪自己當初太貪了,硬是拆開那一百萬的秘密任務,看到內容想後悔都來不及。

  想當初簽切結書時,看到一條人命一百萬時還笑了,覺得怎麼可能出這種價碼。如今真是笑不出來,早知道當初價格應該要開高一點。

  不過也不意外,畢竟殺人容易,處理屍體才是麻煩,這個組織負責收尾,等於殺手只需要行兇就好,處理半套的工作,自然價錢就比較不漂亮。

  男子悠悠地點了一根菸,吐出裊裊白煙,一點腥紅的火燄,啃食著他的人性,壯漢大手一掐,結束最後的掙扎。

  眼中蓄滿殺機,車子駛入荒郊野領,如一隻飢餓的黑豹在夜幕下奔馳,引擎的轟隆聲是惡獸的低吼,殺意終於侵入他每一根神經,化身為死神。

  騎在他前方的悅甯,就像一隻在草原奔馳的羚羊,悠閒自在,孰不知大限將至。
------

  在此同時,同一條毫無生氣的鄉野小路,除了幾隻野狗的吠叫聲外,沒有任何文明世界的噪音,悅甯從離開醫院後,就發現有台黑車行跡可疑,如今在這人煙稀少的地方還緊緊跟隨,可見來者不善。

  她快速轉了幾個彎,將車子甩開數秒,舉起左手敲了敲安全帽的撥號鍵,一抹極為悅耳的男聲,立刻竄了出來。

  「親愛的小祤棠,他們終於發現妳了呢!」

  女子一臉陰鬱,不滿的叨念著。「足足十幾天了,還不發現我就要累掛了,那家醫院是我待過最血汗的。」

  「哈哈,小祤棠辛苦你了。回來時,再叫小松堅幫妳按摩一下。」

  那頭傳來極為爽朗的笑聲,她也只能無奈的嬌嗔著。

  「我說你啊,就會使喚別人,真是的。不過,松堅推拿的手勁確實很厲害,我見過不少醫生,但沒人比他更了解,人體肌肉跟骨骼的位置,那整骨的功力堪稱一絕。」

  祤棠看了一眼後照鏡,只見黑車突然加速,然後急煞漸緩。

  「剛剛他突然加速,感覺似乎想製造假車禍,但現在又慢了下來,可見他們真的不打算撞死我。」

  「哈哈,他們當然不會撞死妳,撞了就變成車禍,不但可能被路過的民眾注意到,還可能被攝影機錄取,最後也是最重要的,那就是很可能會撞壞妳寶貴的內臟,那對醫院而言,可是滿滿的錢呢!」

  她嘆了口氣,搖搖頭。「明明在討論生死攸關的大事,你還是一派輕鬆的態度,彷彿就像在聊家常小事一般,我也是真服了你。」

  「小祤棠別擔心,一切照計畫進行,我們在4-1別館集合,妳大約幾分鐘到?」

  「嗯,大約在十分鐘左右。」

  「好,那就等妳囉。」

  通話斷了,一切回歸沈靜寂然之中,本該覺得驚悚的追逐戰,在智煥的安排下,變得像一場遊戲。

  掩蓋在全罩式安全帽下的面容,微微勾起得意且自信的微笑。

  當一隻螳螂貪婪的,追捕著一隻飛舞的蟬兒時,往往不會察覺,還有一頭絕頂聰明的黃雀,正悄悄地安排陷阱,這場遊戲,到底誰是獵人?誰是獵物?還很難說呢!

  過了十分多鐘,蜿蜒曲折的山路也迎來盡頭,一幢突兀的三層樓民宅,屹立在那荒煙漫草之中,老舊的紅磚牆,配上斑駁的紅漆大門,古樸的質感夾雜些許的滄桑。

  民宅前有一條小徑,以碎石鋪成灰撲撲的質感,道路兩旁是比人還高的芒草叢,在夜光下顯得十分陰森恐怖,風吹過的沙沙聲,令人感覺危機四伏,精神緊繃。

  祤棠把車子停在馬路旁,推開鐵閘門,走了進去,尾隨而至的男子見狀愣了一下。

  「這種地方能住人嗎?該不會是鴻門宴?」

  他警覺的拿出手槍,準備將眼前的女子一擊崩死,然而她那嬌小的身影,早已沒入草堆之中。

  「該死!」他暗自咒罵一聲,才走出車外,身手敏捷地攀過閘門,直奔祤棠的身後。

  芒草叢生的緣故,視野變得很差,他猛然一見女子的身影,便毫不猶豫地,立刻開槍射擊。

  碰的一聲巨響,撕開夜幕,開啟驚悚的序章,一陣濃厚的煙硝,掩蔽靜默和平的天空。

  緊接而來的尖叫聲,劃破煙霧讓殺戮的氣息爬至高點,頓時所有的蟲鳴也噤聲不語,連芒草都顫慄不止,沙沙的抖動著。

  「我的手、我的手、啊——」那名虎背熊腰的男人,被反手壓在地上掙扎著,紫黑色的嘴唇,發出尖銳的慘叫聲,一名身材高挑、體態精實的少年,騰出一隻手,用布塞住他的嘴巴,再以兩根手指拽著他的手腕,絲毫不給他掙脫的機會。

  冷酷的神色與決絕的手法,靜靜地不發一語,讓人有種此人非人的錯覺,宛如此物是從地獄深處爬出來的索命惡魔一樣,使人感到毛骨悚然。

  壯漢本能地扭動身軀企圖逃離他的掌控,一聲極為悅耳的嗓音,闖進他的耳內。

  「欸,別動啊。殺手先生,你這樣扭來扭去,是要我怎麼綁呢?」

  說這話的是位眉清目秀、笑容燦爛的混血少年,他正拿著童軍繩,死命地把那個大叔綁在一根硬實的木棍上,就像烤乳豬一樣,只是綁的不是蹄膀是人手。



0 3
0 回覆 3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