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科幻] 第二十一章 前往日本 陳柑柑,橘子貓 揭病-被詛咒的文章 1214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7-3 16:32
  穿著白衣黑褲的女子走了過來,挑挑柳眉,嘆氣搖頭。「智煥,你真的很無聊,非得這樣綁嗎?用銬的不是快很多?」

  他洋溢著俊美的微笑,搖搖頭說。

  「小祤棠這是男人的浪漫。」

  「好、好、好,隨便你浪漫。我先進屋開燈。」話音剛落,她早已颯然離去。

  那個可憐的男子,趴在地上喘息著,完全想不起來到底發生什麼事,自己是怎麼變得如此狼狽?

  只有依稀的印象,那便是在開槍前,他看到一抹如鬼魅般的白影,從身後晃過,接著就被強而有力的四肢絆倒,跌趴在碎石路上,隨之而來便是手腕傳來的強烈痛楚。

  所有的事情都是在幾個呼吸間發生,一切來得太快,快得他來不及反應。

  金髮少年站了起來,拍了拍衣服上的塵土,細小的塵埃飄散在他的四週,伴隨月光灑落,整個人閃閃發光,宛若天使下凡,美得讓人屏息。

  「好了,完成。小松堅我們走吧。」說完那名一米九的少年,像扛豬公一樣,左手一抬輕輕鬆鬆,就把那麼身高一百八的壯漢架進屋內。

  推開斑駁的大門,印入眼簾的是一間裝潢得十分特別、氣氛詭異的房間;四周的牆上擺滿各式各樣的刑具,偌大的空間沒有任何的傢俱,只有一座座的白鐵架跟一張白鐵長桌,上面擺著兩台電腦與一台平板和一些少見的電子儀器。

  松堅把男子高高抬起,咔的一聲掛在鐵架上,這下那位彪形大漢更像烤乳豬了,只差沒有升火在下面烤而已。

  那名身穿白色衣服的女子,拿著相機往大叔的臉上一拍,接著拿出儀器掃描他的掌紋,面容憔悴的說。

  「好了,我好累,剩下你們加油。」

  「好的,親愛的小祤棠,快去休息吧!」他漾著好看的微笑,揮手目送。

  只見她拖著疲累沉重的步伐,慢步走上二樓。

  智煥將撿到的槍裝進袋子裡,脫下手套拿給松堅。「這個就麻煩你收到老地方囉,我要先查查這個大叔的底細。」

  他全神貫注地埋首於兩台電腦之間,數據跑得飛快,一閃即逝。

  那名男人微微動了一下,發出鏗鏘的聲音,但少年似乎沒聽見,依然專心的看著電腦螢幕。

  壯漢覺得機不可失,卯足全力的扭動自己的手腕,企圖掙脫綁在手上的繩子。眼前只有一個弱不禁風的少年,就算一對一打起來,也絕對不會輸。

  他憋住呼吸用力一扯。

  鐺鐺——

  木棍啪的一聲,斷成兩截滾落鐵架旁,他大手一轉扯下四肢腕上的繩子,吐出嘴裡的破布,一個箭步就揮拳往智煥後腦勺砸去,身形之快,將所有動作凝結在數秒之間,讓人反應不及。

  啊——

  一聲淒厲的哀嚎瞬間迴盪於10坪大的空間。男子癱坐在地,腳成了奇怪的大字,彷彿沒有骨頭般的跌坐在地。

  他雙臂拖地只能痛苦哀鳴,連打滾都做不到。

  「小松堅找塊布讓他安靜一下,免得他一直叫,會吵到我們的小祤棠呢!」智煥和顏悅色的說著。

  他持續盯著電腦畫面一會,突然看向趴倒在地,淚流滿面全身瑟瑟發抖的男子說。

  「大叔,我覺得你還是省點力氣好好休息一下,否則下次就不只手腳脫臼而已,很可能是讓你永遠的休息了。」

  過了一會,智煥的目光,終於從電腦螢幕前離開,輕喚著。

  「小松堅先把他脫臼的四肢裝回去吧,不然我怕拖太久,可能會裝不回去,到時這個大叔肯定會叫得更大聲。」

  面容冷漠的少年,熟練且準確地幫男子,接回手腳的關節。

  「莊仁舜四十歲,妻子葉明莉,結婚十年育有二女,如今長女九歲、次女六歲今年年初發現心臟瓣膜閉鎖不全需要開刀,目前住在三重仁濟康寧醫院271號房,為了籌措醫藥才加入S組織,資歷一年。」

  男子一臉詫異,智煥微笑道。「別那麼驚訝,這都不算什麼還有更多隱密的資料呢,比方你上週跟妻子在家吵架或是你大女尿床等等細碎的事,我都清楚得不得了。」

  少年邪魅的一笑拿出懷裡的一張表,上面寫著密密麻麻的價格跟品項。

品項    金額
姓名     10元
電話     10元


照片    100元
掌紋    1000元
事件  100~無限

身份/職業特殊者價格另計。
-----

  智煥蹲在壯漢的面前洋溢著,人畜無害的笑顏說著。

  「也歡迎大叔把認識的人、知道的人所有的相關資訊賣給我,上面有QR code可以直接加進app,只要是資料庫裡沒有的資料,一經確認屬實,錢就會匯進你的帳號,我能有你那麼多資料也是這樣來的,相信你不會蠢到以為可以欺瞞我任何事。」

  少年拿起平板電腦,上面秀著男子的薪資所得跟銀行帳戶。

  「吶!大叔我知道你缺錢,所以我先匯一百萬給你。你不需要殺人,不需要打架只要演演戲就好,我還能幫你女兒找一個好醫生,等任務完成還可以再另外給你一筆錢。」

  智煥的手指滑過畫面,出現在仁舜眼前的是組織的銀行帳戶,他洋溢著燦爛的笑容說著。

  「但如果你不配合或是欺騙我們呢,那麼大叔帳戶裏的一百萬,就會變成是從你們組織的口袋裏匯出,而你瞬間就會變成虧空公款的大、壞、蛋。嘖嘖嘖⋯⋯想像一下,組織會怎麼照顧你們全家呢?」

  莊仁舜咽了咽口水,背脊一陣惡寒,完全不需要想像,就能知道那個可怕的下場,只能白著一張臉說著。

  「你要我做什麼?」

  「很簡單,大叔先打電話給栗山醫生,告訴他悅甯發現你,所以逃去警局,你沒有機會下手殺她。」智煥口氣平順地說著,臉上依舊是堆滿笑容。

  仁舜的冷汗從額頭流過臉頰。「你到底知道多少?」

  智煥捧著自己的臉頰,貼近他的面容笑說著。「我是你就不會問,這種沒有答案的問題。」

  「嗯⋯⋯但逃的過一時逃不過一世,栗山先生還等著我把屍體帶回去。」

  「你放心,從此以後悅甯會消失在那家醫院裡,你只要告訴栗山醫生,她的男友是個警官而且跟她形影不離,你無從下手其他我會安排。」

  少年拿出一只灰色的手機,交付到他的手中。「有任何需要都可以用這隻手機聯絡我,我會盡力保你周全不讓你難辦。」

  「嗯,我知道了⋯⋯就聽你的。」

  仁舜將灰色手機納入口袋,並且打電話給栗山醫生。

------

  送走中年大叔後,智煥拿出一支藍色的手機,撥出一通電話,過一會從話筒裡傳出一抹甜膩的女聲。

  「智煥你怎麼現在打給我,發生什麼事了?」

  他漾著微笑,以極悅耳的嗓音說著。「小雯醬,妳還記得我之前跟妳提到的那個,家裏開醫院的富二代嗎?」

  「當然,怎麼了,有好消息了?」

  電話那頭的人顯得十分著急跟興奮,少年口氣愉悅的回應她。

  「嗯,有好消息,他明天想見妳,而且還幫妳買好機票訂好飯店了!」

  「真的嗎!可是我明天要上班⋯⋯」 她顯得非常失望,但那抹失望的語氣,似乎還藏著期待,她嬌嗔著。

  「那個不如你幫我跟長官請假吧⋯⋯我知道你最有辦法了!」

  「那有什麼問題?小事一樁,事實上我早已經幫妳請好假了!」

  「真的嗎?就知道你最好了,那麼明天我們哪裡見?」小雯期待的情緒,連隔著手機都感覺的出來。

  「桃園機場第一航廈,坐長榮的飛機,早上第一班飛機別遲到了。」

  「好——那明天見。」

  智煥掛掉電話後留了張紙條給祤棠,交代松堅一些事情後才離開。



0 3
0 回覆 3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