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科幻] 第二十二章 道貌岸然 陳柑柑,橘子貓 揭病-被詛咒的文章 1256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7-3 16:33
17-7-2/雨/30

  亦菲發病的第二十三天,又是個陰雨綿綿的日子,風輕輕的吹,將離別藏在細雨之中。

  一早七點零五分,一通簡訊傳進允菲的白色手機,傳送人寫著祤棠的名字,四排按照注音輸入法的文字,簡單的寫出目前的狀況。

3-7,2-8,1-3
3-5,1-4
4-4,2-7,3-9,1-3
3-7,2-0,1-6

  少女明白計畫已經來到第三步,他走了,已離開台灣,遠赴日本;她輕輕地點觸鍵盤,不帶一絲情緒,短短一個字,結束雙方的交流。

  “好。”

  也許是雨水的惆悵感染了允菲,她反常地傳了封訊息給智煥,短短四個字,已滿載她的心意。

  “旅途平安。”

  走到這一步,表示悅甯這個身份,已經不能再用,祤棠將直接取代資深員工,小雯的存在,這一步可以輕易地奪取敵人的信任,一切就像安排好的劇本,順利的演出著。

  少女一襲米色的連身洋裝,右手拿著濕漉漉的傘走進姐姐專屬的病房,一顆顆渾圓的水滴,啪嚓的滴在地上,如母親的淚;齊媽媽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抱頭痛哭。

  「為什麼會這樣,三天了,亦菲完全沒有醒來的跡象,妳姐姐她會不會變成植物人?」

  「不會的,不要想太多⋯⋯」

  允菲還沒說完,她立刻激烈的反駁,齊母失控的吼著,顯得有點歇斯底里。

  「什麼叫做不要想太多?什麼叫不要想太多!我能不想嗎?妳姐姐都病幾天了,卻一點康復的跡象都沒有,說什麼日本最厲害的醫生,結果一治療完,現在連動都不會動了,妳姐姐現在完全不會動了,妳到底懂不嚴重性在哪——」

  「但醫生不是說亦菲康復的速度比較慢,我們不該那麼悲觀⋯⋯」

  「悲觀?什麼悲觀!妳現在是在跟我頂嘴嗎?妳姐姐都這樣了,妳還這麼冷血,妳是不是又發病了!不然怎麼會說出這種話來。」

  少女懵了一下,不太明白母親暴怒的原因;過去當亦菲難過悲傷時,明明媽媽都是用類似的話鼓勵姐姐,如今為什麼如此憤怒,但腦筋轉得很快的她,立刻低下頭道歉。

  「對不起⋯⋯」

  「不是我要說妳,是妳姐姐很可能一輩子就這麼躺著了,妳知不知道⋯⋯」

  允菲把頭垂得低低的,把母親的咆哮當成背景音樂,靜靜思索著亦菲的狀況。

  這情形十有八九是智煥他們做的好事,治療姐姐的藥跟催眠音檔,在考證後都確定對人體有害,祤棠她們不可能坐視不管,肯定是用悅寧的身份,調包那些藥物,畢竟那些東西藥力太強,會破壞腦細胞,造成不可逆的損傷,如吸毒一樣可怕。

  整個治療過程就是先摧毀,再以外力植入思想的恐怖行為,完全不把人當成人看待,是一種泯滅良心的集體操控。

  就在允菲媽媽安靜下來的同時,栗山醫生領著一群人走了進來,那位台灣醫生和顏悅色道。

  「那個齊太太,我們剛剛有接到齊教授的越洋電話知道您很擔心,所以特別來跟您解說一下,小雯。」

  他招了招手,那名站在身後的漂亮護士立刻遞上診斷紀錄,他指著上面亦菲的所有狀態細細說著。

  「關於亦菲目前的狀況⋯⋯」

  那名醫生說得口沫橫飛,一句話中不斷穿插著艱澀困難的專業用語,聽得允菲母親是一愣一愣的。

  但說那麼多,簡單的說,就是台灣人的體質與日本人不同,所以治療才會產生遞延狀況,這種狀況不是只發生在亦菲身上,而是所有台灣病患都這樣,因此不需要擔心,等三天後會從日本寄來,針對台灣人體質的藥,事情就一定會有轉機。

  他將報告交回護士手上,然後溫文有禮的說著:「齊教授當年在台時很照顧我,因此我也是把亦菲當成自己家人一樣照顧,就請您放寬心,我們絕對不會隱匿病情,一定會盡全力治好她。」

  齊媽媽點點頭。「原來是這樣,那麻煩你們了。」

  語畢他們客套的點點頭,允菲送他們出門,小雯望了允菲一眼,彼此瞭然於心。

-----

  「那個家屬太過份了,居然找齊教授來施壓,不想想我們栗山醫生是什麼身份!」美女護士抱著病歷資料,不滿的嘟嚷著。

  「好了,別氣、別氣。我看今晚妳就陪栗山醫生好好散散步、看看夜景,探索一下人體構造。」

  祤棠嬌羞的笑著,把小雯的一舉手一投足學得惟妙惟肖,連口氣中的驕縱也演得入木三分。

  「呀呦!林醫生好討厭,人家不理你了!」她嬌嗔一聲,快步走到栗山身邊,故作委屈的說。

  「栗山醫生你看他啦!」

  栗山咧嘴笑笑。

  「那不然今天在我的宿舍探索好了。」他的表情十分猥褻淫蕩,看起來十分下流噁心,讓人反胃;但此時此刻她也只能忍了,畢竟小雯前輩,就是這種喜歡被調戲的女人。

  祤棠矯揉造作的,推了推栗山醫生的肩,微微跺步。「討厭,連你也欺負人家。」

  「那不要來啊!」栗山拿翹的說,她噘起嘴唇,柔聲的輕哼。

  「你捨得?」

  栗山笑得噁心,甚至還伸出狼爪準備抓向她的臀部,好巧不巧,剛好一位病患與其他科的醫師跟他們擦身而過。

  他們那群人立刻扳起正經的臉孔,道貌岸然的說:「小雯,今天七點準時來找我,整理一下治療報告。」

  「嗯,知道了。」她溫順優雅地應著。

  站在一旁的林醫生也揮了揮手。「知道就去忙妳分內的事。」

  身穿護士服,身材姣好的女子,點點頭便快步離開。

  「今晚七點,將會是場硬仗⋯⋯」祤棠嚴正以待的走到女廁打開手機,將訊息傳給所有夥伴們,唯獨智煥沒有顯示已讀。

  這下慘了,突發狀況智庫居然不在,這個險到底該不該冒,但錯過這次機會,不知道下次是何時,還可能會被栗山懷疑。

  她心裡直嘀咕,不安的聲音不斷在祤棠腦中盤旋,無論是拒絕或接受都有風險,看來,現在也只能先等看看有沒有轉機,離七點還有五個多小時。



0 3
0 回覆 3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