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科幻] 第二十三章 海洛英 陳柑柑,橘子貓 揭病-被詛咒的文章 1168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7-4 17:56
17-7-2/17:01

  時間快速的奔馳,宛若死神的鐮刀,步步進逼,無論祤棠怎麼聯絡,智煥都毫無消息,眼下已經脖子抵刀口,看來不得不下決定,她咬了咬指甲,傳了封訊息到若芯手機。

  “還是聯絡不到他。”

  “那個笨蛋,到底在搞什麼!
  算了,我們直接實施草莓糖計畫吧,我負責聯絡允菲姐姐。”

  栗山桂祐所住的高級宿舍門禁森嚴,松堅無法潛入,因此她得獨自一人面對那個色魔,而這個名為草莓糖的計畫,說穿了,就是下藥的老招。

  她拿著兩顆藥丸,一白一紅,準備等等把藥下在酒水之中;祤棠先吃了白色的解藥,看了一眼手錶,確認服藥的時間後,才起身前往約定的地點,準備第二道保險。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由祤棠假冒的小雯,穿著醫院制服,手捧著文件,於七點零三分,漫步到宿舍大門。

  警衛看著她,微微笑著。

  「又來找栗山醫生?」

  她搧了搧長長的睫毛,輕輕頷首,一舉手一投足都充滿魅力,他色瞇瞇的上下打量著,那前凸後翹的婀娜身材,食指緩慢地敲下通話鍵,揚聲說。

  「栗山醫生有訪客。」

  絕美的女子,揚起迷人的女聲道。

  「醫生,我把您要的文件帶來了。」

  「好,妳上來吧!」

  咔哩——

  厚重的金屬大門緩緩向左右拉開,上面的鵬鳥圖騰栩栩如生,穿著深黑色制服的男子,把電梯的磁卡交付到她手中。

  「謝謝。」祤棠嬌聲說道,便往醫生的住宿前去,搭電梯的廳堂內,站著兩名保全,他們正一邊竊竊私語,一邊看著她。

  環顧四週便能看到監視系統與防火設備,果然是戒備森嚴。

  叮——

  咖噠——

  眼前的男子,一襲白色西裝,溫文爾雅的笑著,他拉開大門,紳士的護送女子進屋。

  昏暗的房間,燭火搖曳,餐桌上擺著兩杯高級紅酒與兩塊四盎司的牛排,配上一曲曲的爵士音樂與星光投射燈,整個空間變得十分浪漫雅致。

  隨著眼睛慢慢適應黑暗,祤棠開始觀察它的格局,短短的走廊連接著浴室與陽台空間,餐廳跟廚房相連,只用流理台區隔開來,而入口的右方是他的臥室加辦公空間,一台桌上型電腦倚靠在窗邊,盡責地播放著音樂。

  「坐!」栗山紳士的幫她拉開椅子,女子把文件擺放一旁,側身優雅入席,面帶微笑,一臉幸福地享受,這美好的燭光晚餐。

  哪怕臉上堆滿笑容,不安與焦躁的情緒,仍在祤棠的心中翻騰,時間變得很緩慢,每一分鐘都是煎熬。

  「來,我餵妳。」

  櫻桃小嘴微微張開,含上男子遞上的銀叉,曖昧的氛圍持續升高,栗山頻頻動作,讓祤棠遲遲找不到下藥的機會。

  「小雯用嘴餵我。」

  「你真是的——」她故作嬌媚的笑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把肉片切成條狀,正當她叼起肉條,攀上桌子,姿態嫵媚,令人慾火焚身時。

  嗡嗡⋯⋯

  栗山桂祐放在桌上的電話不識趣地震動起來,把整個美好的氣氛全震散了,他臉色一沉,接起手機冷冷的說。

  「我現在正在忙,有什麼事待會再說。」

  「栗山先生等等,別掛啊!是關於那個悅甯⋯⋯」

  聽到這他立刻站起身子,捂著電話往陽台走去。

  看著男子漸漸走遠,此時是下藥的最好機會,一顆紅色的藥丸瞬間沈入瓶底與紅酒合而為一。

  她探頭窺視在陽台上的男人,確定他沒那麼快回來,才小心翼翼的拉開椅子,躡手躡腳的走到電腦旁,拿出早就準備好的工具插入主機;那是一只五公分大的USB,由智煥設計專門用來盜取資料。

  這個裝置不需要開機,就能夠獵取電腦資訊,同步上傳雲端。

  安裝完成後,她一派悠閒的走回餐桌,窺視陽台的狀況,那名男子背向祤棠,看著手機裡的視訊。

  訊息畫面中有兩個人,一位是允菲假扮的悅甯,一個是松堅假冒的警官。

  栗山不滿的吼著:「就為了這個,硬要跟我視訊,你是豬腦嗎?算了,順便交代你,以後沒事不要打電話來。至於那個悅甯,據說她今天已經跟醫院辭職,以後也不再具威脅性,你就不用殺她了,回來等其他任務。」

  刷——

  陽台的落地窗被粗魯地打開,他掛上電話,走回餐桌旁。

  此時桌上的酒已經剩下不多,餐點也快用完,色慾薰心的栗山桂祐淫賤的笑著。

  「差不多,該來洗殘廢澡了,妳要跟之前一樣用奶子幫我洗乾淨啊!」

  那噁心又猥瑣的表情,彷彿像電影裡常見的痴漢,令人反胃難耐。但她依然敬業的扮演這,小雯那種欲拒還迎的態度,嬌嗔一聲說著。

  「栗山醫生,急什麼?酒都還沒喝完呢!」

  她倒了杯加藥的紅酒,千姿百媚的遞了上去,但栗山桂祐卻毫不賞臉的,一把推開祤棠的柔荑,杯中的酒水,也因此灑落一地,宛若鮮血慢慢暈開,散發不祥的預兆。

  「一直喝酒有什麼好玩,試試這個保證非常刺激的。」

  說完便從身後的電視櫃裡,拿出一只針筒,他的眼神閃耀著異於常人的邪惡。

  「你怎麼突然拿針筒出來,感覺好可怕,討厭,人家不理你了,我要回家了。」

  正當祤棠逃向門邊時,男子一把抓住她嬌弱的手臂。

  「不要這樣抓我,好痛,你快住手!」

  「妳在說什麼傻話,都到這一步,我怎麼可能會住手,給我安份點!」

  男人用蠻力,將她強壓在地,蠻悍的跨坐在那玲瓏有致的身軀上,高舉針頭強制拽著她的手臂,將藥物插入,哪怕祤棠拼死掙扎,依然被他得逞。

  「怎麼觸感怪怪的⋯⋯」

  栗山桂祐一臉困惑,高舉針頭看了看,總覺得金屬進入皮膚的感覺很怪,非常的違和、不自然、很像假的⋯⋯

  就在他沉思之際,女子撐著身體,翻身逃出男子的掌控,卻因為藥效威力而顯得搖搖晃晃,四肢發軟,無法自主,只能像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