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
熱門標籤
小說創作區
[科幻] 第二十四章 命懸一線 陳柑柑,橘子貓 揭病-被詛咒的文章 1218 0   複製本篇連結 2017-7-5 10:59
  栗山桂祐眼神中的困惑盡退,取而代之的是冰冷嗜血的神情,紳士風度已經蕩然無存,他一把扭住祤棠的手,目露凶光、咬牙切齒的說。

  「妳到底是誰?」

  他拿著手上的針頭,抵著祤棠那脆弱白皙的喉嚨,鮮紅色的血液,隨著男子貼近的尖峰,淌出一絲血痕,在這個狀態下,連吞嚥都非常危險。

  「給我說,要不然讓妳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溫熱的血珠化成一條流水,順著針頭滴在栗山的手上,生死僅在一線間,殺戮的氛圍混著血腥味,越來越濃。

  鈴——

  一道愉悅的鈴聲,介入這詭譎的空間中,男子望了一眼,目光渙散的祤棠,一股強烈的直覺,讓他認為來電的很可能就是幕後黑手。

  「別裝死,快去接電話。」

  女子撐起身子,搖搖擺擺的無法站立,只能連滾帶爬的攀上餐椅,拿起擺放在椅子上的手提包,她試著從包包裡拿出手機。

  整個過程異常緩慢,祤棠用盡全力,辨認音樂的聲音,悠揚輕快的節奏,這是智煥專屬的樂曲。

  她打起精神暗自數著鈴聲;第四、第五、硬是拖拉到第六聲才接起電話。

  有氣無力的喂了一聲,不待祤棠開口,栗山桂祐立馬搶走她的手機,冷冷的說。

  「你派來的臥底,落在我手上了。剛剛我幫她打了高純度的海洛因,如今是四肢無力任我擺布,如果你不想讓她死,最好乖乖的招出來你是誰,到底有什麼目的。」

  哈哈哈——

  爽朗的笑聲從電話那頭傳來,接著毫無人性的說著。

  「那就殺死她吧。」

  「反正女人這種東西多如過江之鯽,命如草芥;間諜這種東西,被發現就沒用了,我還要謝謝你,幫我處理她。反正我要的資料已經到手了,你的電腦可真精彩!哈哈哈——」

  聽到這栗山桂祐下意識看向他的電腦,快步的走過去,一眼就看見那該死的USB 。

  他氣得拔下裝置,丟在地上,狠狠地踩上幾腳,怒意沖天的吼著。

  「裝備明明還在我這,你不可能有我的資料。」

  「不是吧,虧你還是知識份子,腦袋居然還這麼八股。」

  電話那頭的智煥戲謔地笑了一下,才繼續說。

  「原始人,現在是高科技時代,運用發報器直接傳雲端省時、省力、省空間,還隨身碟USB,你已知用火嗎?」

  哈哈哈。

  他笑得燦爛,清了清喉嚨,才接著說下去:「好了,不想繼續跟你廢話,本來想說那女人還能回收利用,但這下廢了,就交給你好好處理。」

  「處理乾淨點唷。敗、家、犬!」

  哈哈哈哈哈。  

  智煥笑得狂傲,一點點也感覺不到他的憐惜或重視,這女人在他心目中就是一團用完可丟的衛生紙。

  這下換栗山急了,一時間被怒火沖昏了頭,居然脫口罵出:「說我是敗家犬?我看你才是優先曼生技公司的走狗,就只會偷東西的小狗!」

   「優先曼的狗?哈,你太小看我了,明天早上你等著看新聞,我會叫公關好好發佈我們的”新發現” ,順便在全日本媒體面前,好好感謝你栗山先生的鼎力相助,你就會知道我是狗還是神了。」

  男子聽完這段話,臉色立刻刷白,但倔強的性子,驅使著他,那片慘白的嘴唇,仍舊不肯示弱的罵著。

  「你這個雜碎!」

  「嗯!當雜碎沒關係,不要被”砸碎”就好,逼近十億的利潤,我會好好感謝你的,在國際新聞上,讓你風光一時。」

  栗山桂祐臉色鐵青,聲音也開始顫抖。

  「你是認真的?」

  「哈,你明天看到新聞就會知道比9999黃金還真。」

  男子完全懵了,全身冷汗直流,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拿著手機來回踱步,口裡叨念著。

  「如果這些資訊被公布出來,他就死定了⋯⋯」

  「不!是全家老小都死定了⋯⋯」

  「不行,不行——」

  想到這栗山桂祐的態度開始放軟,苦苦哀求。

  「這位前輩,我把你的夥伴放了,你看在她的面子上,別公佈這些資訊好嗎?」

  哈。

  「當然不好,不過一枚棄子,垃圾一般的存在,放不放對我來說都無所謂,而且她死了我還更輕鬆。」

  這時從一旁一直在聽這段對話的女子,忍不住撐起身子怒吼著:「你這人渣,我一定要殺了你。」

  從手機出聲口傳來,輕浮地笑聲,冰冷無情地說。

  「謝謝妳的讚美,這三年多來辛苦妳了;啊!正確來說是三年零九個月。」

  祤棠無力的跪在地上哭泣,也許是藥力影響她顯得有點胡言亂語,一邊落淚一邊重複。

  「三年零九個月、三年零九個月、三年零九個月了⋯⋯」

  男子沒心情搭理她,整個心神全繫在那些資料上,畢竟裡面有非常多的機密文件,只要曝光他就死定了 ,而且會慘死。

  不,絕對是屍骨無存!

  他咽了咽口水,決定俯首稱臣,唯唯諾諾的央求著。

  「這位朋友,這樣吧。我們談個交易,我手邊還有些資料在日本,你放過我,那些資料我可以都給你。」

  「嗯,這個條件好像不錯,可是我這個人一向不貪心的。」

  那無關緊要的態度,簡直快把栗山桂祐逼瘋了,終於他開始歇斯底里地咆哮著。「不然要怎樣做,你才肯放過我!」

  哈。

  「讓你當隻搖尾乞憐的家犬好了。」

  「我想到什麼就會吩咐你,至於資料你就直接交給那個女人吧,反正垃圾跟敗家犬很般配呢!」

  哈哈。

  「如果你呼嚨我,我會立馬開記者會的。」

  「要乖知道嗎?」

  哈哈哈⋯⋯

  「知道⋯⋯」栗山桂祐一臉憋屈,他只能忍著屈辱默默的回應著,失神落魄的癱坐在那。

  神智稍微清楚一點的祤棠站起身子,從完全呆滯的男子手中,拿回手機走出門外,坐上一台ye-309的計程車。



0 0
0 回覆 0 收藏
回覆本文
加入創作者的行列